2012年7月26日星期四

怪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我特别抗拒过生日。
尤其不喜欢吹蛋糕。
今年妈妈给我做了一个蛋糕我还给她一个大白眼,因为我已经声明我不要过生日。

在生日前夕我已经在面子书把生日日期拿掉,我最怕漫天的生日祝福把面子书页面淹掉,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我承认我是一个大怪人。

我的生日愿望是安安静静过日子,也许我害怕在大家面前变成“主角”,我害怕站在蛋糕面前等大家把生日歌唱完,我没那耐性;我也不喜欢切蛋糕,我觉得那真烦,连吃蛋糕也兴致缺缺。(除非那是一块浓巧克力,我还会'随便'捧场一下。)


我从小到大都不曾要求妈妈给我开个生日party的,我小时候或许还喜欢吃蛋糕,但那只是一段很短的时段。到十八岁那年生日,朋友们浩浩荡荡给我买了一个蛋糕到我家跟我庆祝(当时还是一大班人,有20几个吧!奇怪我这种巴辣人还有朋友啊,真奇怪!)

当年,我好不情愿在大家面前吹了蛋糕,然后就一直忙着切蛋糕分给一众人(天知道这真是一件烦人的事情!!!)然后有人竟然吃了第二片,我自己生日连一片也没吃!哼!就这样忙忙碌碌把一个蛋糕分完了,一个蛋糕要切20多份真不容易啊~~好不容易等大家闹完了,他们却还赖在我家不肯走。(过生日真累啊!)

我就是一个这么懒惰的人,我真的不想生日那天还要伺候人家吃蛋糕。

以往收到生日祝福信息我都是一并忽略掉的,连谢谢也懒得说。更从前的时候(当面子书还不流行的时候),一到生日那晚我是把手机关掉的,我真害怕要接生日祝贺的电话……

今年把日期从面子书拿掉后,除了一些死党和相熟的朋友私底下祝福,如我所愿,我果然过了一个很清静的生日。

其实我也不喜欢收礼物(我知道这样说很招人讨厌^^),尤其那种包得很精美的,我觉得很不环保;另外一点是,因为我很少收到很称心的礼物,我每次收到那些价钱很贵又不喜欢的礼物时是很认真地懊恼(我或许有强逼症,我当下就想把那些东西送出去,或潇洒一点的做法是丢掉……,妹妹也曾经被我退礼物,到后来她们都不送了,哈哈)

今年收到一个最特别的礼物,是朋友录制了小魔头们给我唱生日歌的视频,看那几个蹦蹦跳跳的小不点,我竟然笑了。我还真喜欢这礼物,说真心的。
(原来我这么容易被取悦,我还是第一次认识自己呢。 )

嘻嘻,我满意这样的效果,我今天审视了一下自己,我果然是一个怪人。

后来我领悟出一个怪人的道理————也许是因为我少庆祝生日的关系,我到现在比中学生还任性,脾气一直很“小孩子”。(这是学生给我的评语,我欣然接受。)

2012年7月22日星期日

假浪漫


                                                                                               


我有几支香水,是我不喜欢的味道。我在夜晚时被蚊子烦扰得要抓狂时,就会把那香水拿出来狂喷,当蚊油那样使(因为我实在嗅不得蚊油的味道)。

喷香水是有用的,因为那样可以扰乱蚊子的嗅觉,它们探测不了我们身体呼出的二氧化碳,我得到一夜好眠。

有人送我妹妹一支香水,是绿茶味的,我蛮喜欢那味道,但妹妹不用香水,把绿茶香水给妈妈用,我自己有好几支香水用都用不完了,不敢再跟妹妹要过来。

那支绿茶香水的命运,说实在的有点坎坷!(唉!)难怪我这几晚一直嗅到它那“怡人”的味道,还在诧异是谁在暗夜擦香水……

今晚看到爸爸睡前把那香水狂洒狂喷他的床铺……我才猛然惊觉,什么时候他也学会这一招?!!

(准是我妈妈听到我这样做,教了我爸爸这一招!!!因为他每次喷蚊油,我都呛得呼吸困难,我呱呱叫好多次过后,他可能是把心一狠就用香水了……)

我的天,那是一支30ml要价马币整百元的香水啊,我爸爸那样大手笔地喷~~~才几夜下来,用去了五分之一瓶……

天啊,我每次洒“蚊油”,也尽量用最廉价那支………… 我狂嗅那绿茶味道,心里一阵阵痛……唉,后来只好阿Q地想,我爸爸真浪漫,睡前还喷香水……在床单上,哈哈!

2012年7月21日星期六

耳朵爆炸

7岁的画画功力,吓人吧 




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我们的沟通方式了呢?

接触大鬼头,我从来都是把自己的身份放得跟他们一样,这样沟通起来真方便,不以年龄或老师的身份打压他们,他们通常会跟我们分享 很多很多事,不必哀求他们也乐得双手奉上心底秘密。

我也许长着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我以为我长得一副凶悍的样子(我的同学说我不笑的时候很可怕……),这情形来到教小鬼头,我或许可以“耳根清静”或简单一点,不必每天忙着跟他们哈啦,可以有个安静又有智慧的形象。

我是大大地错了!
我现在有一大堆小知己,每天跟我叽叽喳喳分享一大堆生活经验。

要知道,7岁的小鬼可是不会把信息好好过滤一番(T.T),大家七嘴八舌地争着跟老师分享一座山似的秘密(忙着告诉我他们暗恋谁,还把爸爸妈妈的生活秘密告诉我.......)好累啊,每天听这些搞笑的秘密,我是忍得好累啊~~
哎哟,请问一下,我看起来很慈祥么,我很像不会把秘密泄露出去的样子么?(问他们我凶吗?他们笃定地说:“凶”,几乎个个都给我骂哭或打哭过,那怎么还那么爱跟我说话,真想不明白!!!)

我以为多数小孩是生来就叽叽喳喳的,哪知把这事情跟家长分享时,家长诧异得很,说他们在家是安静的小乖乖;这下轮到我讶异了,这些小孩是爱说话得叫我想跪下来求饶……要是他们相互爱说话(朋友和朋友之间的沟通)我还可以理解,他们是超爱跟我(学生和老师之间沟通)说话的 ,我每次以1:10++的nisbah 应付,他们是抢着跟老师说话,我应付得想哭啊!

我应付得好累啊~~~ (或者我应该检讨,为什么我会引发他们爱分享的因子?)

你知道我说得最多一句话是什么吗?
你们可以一个一个说吗,老师的耳朵要爆炸了~~(他们每次都会笑,然后又继续)


后来,我终于发现我被热爱成‘秘密守候者’的原因,这些可以 当我孩子的小毛孩究竟为什么把我当成说秘密的知己,而不是像师长一样?

原因是,我不小心把他们当成同辈了,我跟他们说话从来是以“朋友”的身份沟通的。
还有,很多时候我发现他们的思想模式完全不能以小孩来看待。
有时甚至是角色倒反了,他们是大人,我是小孩,他们反过来取悦和教导我。

每次跟这些“小孩”相处,我都有一种感觉,他们不是小孩,他们只是“困在小孩形体的老灵魂”。
这种感觉很深很深。

上面有两张图画出自7岁的手笔,每次遇到那些必须画画的作业,我都是请他出手,帮朋友们搞掂。



收到“谢谢老师/爱老师”的图画或纸条我都觉得苦恼不已,因为要如何安置这些“爱心纸”是我的烦恼……后来想一想,最好的保存方法是把它们贴到墙壁上,避免被我这个没心肝的老师弄丢,又可以“奇图共赏”……(从前我还真偷偷丢掉了.....)

2012年7月16日星期一

小男友语录2

                                                         这是年头小不点画我的画像,当时我还是一名恶巫女吧!

我肯定是不小心被那小不点爱上了。
他前几天又来我耳畔说:“等下我要送一个东西给你。”
我乖巧地点头。

(小不点不会送钻石戒指,不会送一个吻,没有什么惊喜的啦。)

那个下午他就连正经事都没做(大人眼中的正经事不就是学校作业咯,还有什么)
静悄悄地(其实我一切看在眼里啦,只是假假不知道而已)跟同桌借红色的颜色纸,剪刀和浆糊。
然后就用心地剪啊剪,还要躲着我锐利如刀的眼光。
(那小不点真是傻蛋!)
他是那种上色都要我帮忙的小鬼,现在竟然忙着做手工,而且是课外的手工!!!

天知道我当时好想冲去他的面前吼:“不要做什么花样啦,你快好好给我做功课!死小鬼!!!!

但是我还是按耐住这份冲动,专家说这样做会扼杀小孩的创意和爱心,谁叫我是一个提倡玩比学习更重要的老师呢!(其实我真讨厌学校作业呢!)

弄了半天,小不点终于成功剪成一个对称的大Love shape,他在心型里面画了一个长头发的女像,喜滋滋地拿来跟我说:“老师,我还是改天给你这个礼物可以吗?”

可以啊!(你最好不要给,因为我又要偷偷丢掉这些纸,感觉很对不起你们啊!)

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我无比好奇,你难道~还有更喜欢的人了?!)

“因为我想给我的mummy先!”

“哦!”(偷偷感到安慰,我排名第二咧!偷偷感到骄傲)

“我的mummy最近生病,所以我要画一张卡给她!还有,老师‘爱’和‘咳嗽’要怎样写?”

“ 你为什么要写“咳嗽”?”

“因为我mummy咳嗽了,我想给她快快好,所以这张卡不可以给你,我回家再画过新的一张给你,ok? ”

7岁写什么咳嗽啦,我心里想,这样深!况且他的妈妈是香蕉人,哪里看得懂中文!

“你mummy不会看华文啦!你写英文啦!”

“我要给我的mummy学嘛!我要教我mummy看华语,她就会料咯!”

“你自己会看咩?”我翻一个白眼,这个小不点听写时连‘衣’字都可以忘记怎样写!

“你写给我看啦!我回家读给mummy听!”

好好好一个儿子,我终于把那个词汇写给他看。我被他打败了!这个小孩很有爱,被他爱真的很幸福……

等他做完那张卡,我还来不及吼他做正经事的时候,他又讨了一张颜色纸(也是暗中画的,那时我完全不得空去peep他,一大堆小鬼不停地“老师老师老师”哇哇叫)

他又画了一张图画,上面有一对公仔男女,中间一颗心。



“你在画我吗?”我问小不点。
“是啊!”他笑着点头,那模样不像一个7岁!
“为什么是长头发的?我剪头发了啊!”

他顿了顿,认真地看着我:“因为我要你留长头发!”
唉,真败给他了!
“老师,你看后面!”小鬼叫我翻到纸的背面。
那张纸后面一翻,真是要晕了!

画了好多大大小小的love shape,其中一个还圈住了他的名字……

好无言~~

厉害的定义

                                                   好想念这碗tuaran mi啊~~



我从小就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这个骄傲,绝不是挂在脸上的表情,而是心理的认知。

比如我妈在我小时候告诉我,那个谁谁谁好厉害,问清楚了她所谓的厉害,可能是得了什么赛人的外国奖学金,或年纪小小赚很多钱,或懂很多常人不会的知识,我听了就转动眼珠子,给我妈一个大眼白。

那算哪门子的厉害!


我对人们所谓的“厉害”的定义是有够另类的,我今晚才审视到自己这样的心理。

在我还没驾车前,大概七八年前吧,我眼中厉害的人物,现在说出来可要笑脱你的大牙的~我觉得敢在路上驾车的人是很厉害的。

(也许你会笑到喷饭。)
这种厉害,在我眼中,和冒着脚趾被冻伤而登上世界最高的山峰是同等(厉害)的。

其实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想的,可这个厉害的认知到我驾车以后就变成一般了。

我现阶段觉得厉害的人,是比我年纪小的人敢下厨煮一桌子的菜,而且是一桌好菜。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态,就是觉得那些敢拿起大菜刀洗洗切切的人,在我眼中真是大勇士~那些煮得一手好菜的人简直蕴含大智慧!!

再说我是非常怕看到菜刀的人,所以我每次要用到菜刀的时候,总是想办法用剪刀去解决,真逼得非不得已的时候,我总是选家里最最小柄的小刀代劳~

还有我发现我越来越不厉害了,连一粒太阳蛋都煎得一败涂地……不要以为我是个非常不厉害的人……12岁那年,我因为看了妈妈做过一次currypuff,妈妈一出门我就开始模仿她做currypuff,从要用多少面粉多少butter我都自己agak的啊~~而且成品做得似模似样,还可以吃!哼!

不过我烹饪的天赋很有限,因为我是个耐心非常不足的人。(奇怪这种人还可以当老师哦?!)
不怕你见笑, 我自小就憧憬将来嫁一个厨师,后来因为我妈说厨师回家不一定要煮给你吃,又改成喜欢烹饪的男人,那样我负责洗碗就好了(如果可以不洗碗那就更好啦,这个是痴心妄想严重的时候才敢想的。)

 我妈和我妹每次听到我这样说就冷笑,大斥我有妄想症,唉,因为现实的残酷,我现在已经放弃这个憧憬了,或许是家人的流言蜚语成功把我从做梦的边缘拉回现实……(其实这真的只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啦,哈哈)

后来的后来,我发展到,只要将来的那个人不要求我天天下厨就可以了……

更后来的后来,我发现只要我自己活得好好的,别再旨意身旁的人了!妈妈不煮时,我要是懒得出门吃,随便吃饼干或面包也可以活(幸好我不喜欢吃方便面……不然我可能死于味精毒)

现在的现在,我觉得那些敢结婚生子的人很厉害……

你看你看,我真是太另类了,我的意思是“对厉害的定义”的看法。

2012年7月8日星期日

奇特的5分钟

                                                                                                                                                               (图片来源:阿卓)



刚刚跟一位学生网聊。这15岁的小男生以前是念后段班的。我也没教他多久,就在离职前教过他们两个月多一些。

去年执教时,我一个星期才进他们的班一次。初二的小孩是初中最让老师头疼的班级,其实一想到他们,我的头也疼。

(但现在想起他们,又觉得他们很真很可爱……)

印象中他是一个非常酷的小男生,话不多,每次他的同学闹得像鬼那样的时候,他还会生气地喝他们静下来,因为看到我快生气地走出门了,他好像怕我真的走出去似的。


其实,我是非常怕上他们的课,因为每次从那班走出来,我像打了一场硬仗,累得贼死。但据他们说,他们是非常喜欢上我的课,因为有很多鬼故事可以听,又可以跟我开玩笑。(天知道为了应付他们形形色色的怪动作怪点子,没死在那班里面就阿公保佑了!)

后来我离职了。隐约从同事口中知道,他因为打架而被开除学籍。我听了很觉得遗憾,但在面子书遇到时,我还是装作不知道。我想有一天他愿意跟我分享时,他一定会自动地告诉我。

其实,不去捅破他被开除的原因是,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我所知道的是他被人家打,然后他去报复,结果就被开除了。在我看来,在这事件当中,他实是一个受害者。

他的脾气是我们看古惑仔戏里那种个性,非常非常讲义气的,这也是我欣赏他的原因,但另外一些老师告诉我,他是一个非常“怪懒”的学生。

晚上睡不下时,看我还挂在线上,他就会跑来跟我聊天(奇怪了,我看起来很喜欢聊天么?!)。虽然我每次都是很八卦地问他或调侃他一些感情的事情,他还是会很诚实地回答我(很佩服他吧,把他怎样跟那喜欢的人聊天内容和亲密动作都说了)。

据他自己形容,他是一个非常叛逆的小孩,上课的老师只要说一句话,他一定会顶撞十句话回去;哪位老师也没被赦免过,连校长也不放过!我不相信,印象中他是一个多么乖巧的小孩,我每次被他们班气到要死时,他还会跑来安慰我,会说笑话逗我,私底下还会帮我吼朋友(完全是暗地里帮我),怎么会是把老师顶撞得七窍生烟的学生呢。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校园里遇到他的情景。
那时还是上课时间,他非常颓丧地坐在一张石椅上,我在去厕所的途中看见他就随口问他什么事,他告诉我他被某个老师冤枉对师长不尊重,肇事者另有其人,结果老师误会是他,他又碍于义气不想指责同学,惹得老师生气地要处罚他,他本来想跟那老师轰轰烈烈干一场,后来又想起我说的话(是我常常鸡婆地劝他们乖一些,不要在班上跟老师硬碰硬),所以他硬生生忍了下来,却被老师认为那是“默认”......现在他觉得所有老师都是一个样,很喜欢以“大”压“小”......

我当时很同情他,因为我也曾经想帮他们而跟他们的班主任沟通,却发觉那是不可能的任务,他们师生两者根本互不信任,代沟的问题实在太严重了,当时我身为一个小小的科任老师,又只带他们短短的一两个月,和他们班主任跟他们有两年师生关系的身份相比,实在有些无能为力又尴尬!况且班主任曾经当着他们的面,要我当场把他们骂醒, 我当时只是轻巧地笑笑(因为我不愿意骂他们,也不认为那是哪一方的错,我觉得好多误会只是沟通失误而引起的),因为这样也把他们的班主任惹火了,认为我跟他们是一伙的。唉,这真是难做啊!我不是怕同事的关系搞僵了,我只是不愿意再让他们陷入更僵持的局面,这班主任将来还是要带下去的啊.......


也因为这些原因,我深知当时我可以做的,只是拍了拍这位学生的肩膀,然后陪他静静地坐在石椅上5分钟,再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

后来我因为尿急,就挥挥手叫他进班,我就冲去厕所......

再后来的后来,我再去他班的后门偷看他一下,看见他情绪ok了就没再放在心上。

今年发生了他被开除的事,我的心抽搐了一下,但依旧没放在心上,只是有点惋惜,不读书的小孩我遇到多了,但15岁辍学出来社会,我还是觉得太早了。

但他告诉我,他实在不喜欢念书,我跟他说过,我也特不喜欢念书,但我有一样好,就是就算多不喜欢,我也会尽力去完成,还在“特不喜欢”的情况下念完了硕士。这句话到底没有成功救赎到他,因为我前脚一走,他后脚也踏出了学校。

他说他特不喜欢校长,离开前还“鸟”了校长一句“你真失败!”
(说真的,我因为这句话想大大嘉许了他一番,因为他做了我最想做但又没勇气做的一件事!还有,别问我为什么!!!!哈哈哈哈 )

接着他还说,他特讨厌学校的老师,没有一个老师可以跟他沟通到,除了——————我!
哇!!!我说,是吗?
他认真地点点头(这个动作是我猜的,哈哈)。

“很奇怪哦,你跟他们就是不一样,我可以跟你讲到话!”

我想了很久,后来才想到————也许当时石椅上5分钟真的发挥了什么奇特的神迹。

2012年7月5日星期四

不小心剪了一个蘑菇头


    

    一定是最近天气太热的缘故。
    我终于提起了一个“修剪”头发的念头。天知道我最怕到理发店剪头发!我宁愿热死也不愿剪头发的脾气,是童年到现在都不曾改变的;即便现在成年后,一年到尾莅临到理发店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
现在若去理发店的次数,一年肯定不会超过两次的。
    天知道我一定是被最近的天气热昏了头,一个月前才摇摇摆摆上理发院修剪的头发,一个月后的我,又自动把自己“缴”上理发院!
    那绝对是我理发历史上让人痛哭的一日。一如往常,我发挥了在理发院座椅上“惜字如金”的个性,只告诉理发师我想稍微修一下头发,长度是肩膀以上,大概达到把“颈项盖着”的长度。然后理发师就开始剪了。不知是不是我的头发太多的缘故,理发师越剪越爽,剪得不知不觉……等我回过神来,那头发已经剪得差不多是“收工”的程度了。那长度也不是我们之前说好的长度,而是耳朵以下一寸多一点的长度!(应该是当时没沟通好的缘故!)
回过神的我睁大眼睛,告诉理发的安娣:“安娣,是不是太短了?”其实当时说这句话我还有点小心,深怕惹怒了理发师。 “不会啊!这个长度不是刚刚好吗?看起来好清新好年轻呢!”那安娣满意地表示。天知道我当时马上就想嚎啕大哭了!我这头发可是要努力地用上一年才可以达到的长度,不到二十分钟就被这安娣“咔嚓”一刀剪得如此挥洒!
    唉。现在看到这个镜子中的自己我真是欲哭无泪!可这可以怪谁呢!!头发剪得太短了,虽然看起来年轻多了,但我那难得的女人味现在像长了翅膀似的,飞得无影无踪!最重要的是,剪发回来的几天,每次照镜子我都有不认识自己的怪异感!
    这些还不是最气人的!
    去给那几个捣蛋鬼上课,他们跑进房间私底下讲了好久。我在门外等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问:“你们怎么在里面?快出来!”几经催促,他们终于出来,小脸蛋带着让人抓狂的笑。“怎么笑了?”经过我几次追问,他们支吾终于道出:“老师你怎么剪了一个蘑菇头?”“这不是蘑菇头。”我说。他们点点头:“我们不喜欢吃蘑菇。”“这不是蘑菇头。”我再次声明。小鬼又点头:“我们不喜欢蘑菇头老师。”
       所以每当有人问起,你怎么把头发剪得这么短?像个小孩子似的?这时,我除了给一个吃到酸柑的表情,实是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刊登于  中国报  开卷小栈  4-7-12

2012年7月3日星期二

甜品 (特别忠告:小心得糖尿!!!!)



                                                                   (特注)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  皮皮时光机



心情不好,看这个甜小妞,笑笑吧!
亲爱的,你在笑吗?
(我在笑呢。)

还有,还有,告诉你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我最近可是不小心剪了一模一样的发型呢......(呃嗯~别呕!!!!!!)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