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9日星期二

悼长发



图片来源:取自网络




唉,一年究竟要发生多少次悲剧呀?说出来我是要变成笑话的呀,我又跟理发师沟通失误了!

我好不容易留长的头发就这样成了可怜的牺牲品!

我只要稍微修一下发型而已,不懂是不是我的表达有问题,还是理发的阿姨听不清楚的缘故,反正她的大剪刀咔嚓一下,一切就成了定局,我的头发没救了,天知道我又要花半年慢慢地蓄发,等它像蜗牛一样的速度……

最让人心碎的还是学生的反应。我一进班,他们就鬼呼乱叫,好像我做了什么惊世的事,我不过是剪了一头普通的短发而已,这些顽皮鬼纷纷把注意力放到我可怜的短发上,而不是即将来临的测验,真是气死人了!

其实,我在上班的前一天就频密地照镜子,虽然很清楚这么做对长头发的速度根本没有丝毫的帮助,但是还是免不了偷偷在心底期盼有奇迹的出现! 但是事实是一把锋利的刀刃,它总是又冷又快地切开了我的心房——我的长发已经远远地离我而去了。

那种化整为零的感觉真……真是清新又矛盾,我的头变得轻盈又轻松,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念我的长发,尤其看到那些长相可爱的绑发圈还乖乖地挂在浴室的某一处,专注又深情地等与我长发缠绵的模样。

每天一睁开眼睛,我期望前几天进理发廊那个动作只是一场梦,我的长发还是完好地接在头上,它只是幻化成一个梦境吓吓我而已,好让我对它的存在满意。

但是那究竟不是一场梦,镜子每次都很诚实地反映这个令人心碎的事实,我的死党的安慰最实际,她说:“你每天都洗头,头发会很快地变长的,相信我我只好拼命地洗头,给头发抹上昂贵的洗发液,冷水代替我热乎乎的泪水,冲涤那可怜兮兮的短发,希望它领情啦,唯有这样了。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10-9-14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