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1日星期六

耳朵爆炸

7岁的画画功力,吓人吧 




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我们的沟通方式了呢?

接触大鬼头,我从来都是把自己的身份放得跟他们一样,这样沟通起来真方便,不以年龄或老师的身份打压他们,他们通常会跟我们分享 很多很多事,不必哀求他们也乐得双手奉上心底秘密。

我也许长着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我以为我长得一副凶悍的样子(我的同学说我不笑的时候很可怕……),这情形来到教小鬼头,我或许可以“耳根清静”或简单一点,不必每天忙着跟他们哈啦,可以有个安静又有智慧的形象。

我是大大地错了!
我现在有一大堆小知己,每天跟我叽叽喳喳分享一大堆生活经验。

要知道,7岁的小鬼可是不会把信息好好过滤一番(T.T),大家七嘴八舌地争着跟老师分享一座山似的秘密(忙着告诉我他们暗恋谁,还把爸爸妈妈的生活秘密告诉我.......)好累啊,每天听这些搞笑的秘密,我是忍得好累啊~~
哎哟,请问一下,我看起来很慈祥么,我很像不会把秘密泄露出去的样子么?(问他们我凶吗?他们笃定地说:“凶”,几乎个个都给我骂哭或打哭过,那怎么还那么爱跟我说话,真想不明白!!!)

我以为多数小孩是生来就叽叽喳喳的,哪知把这事情跟家长分享时,家长诧异得很,说他们在家是安静的小乖乖;这下轮到我讶异了,这些小孩是爱说话得叫我想跪下来求饶……要是他们相互爱说话(朋友和朋友之间的沟通)我还可以理解,他们是超爱跟我(学生和老师之间沟通)说话的 ,我每次以1:10++的nisbah 应付,他们是抢着跟老师说话,我应付得想哭啊!

我应付得好累啊~~~ (或者我应该检讨,为什么我会引发他们爱分享的因子?)

你知道我说得最多一句话是什么吗?
你们可以一个一个说吗,老师的耳朵要爆炸了~~(他们每次都会笑,然后又继续)


后来,我终于发现我被热爱成‘秘密守候者’的原因,这些可以 当我孩子的小毛孩究竟为什么把我当成说秘密的知己,而不是像师长一样?

原因是,我不小心把他们当成同辈了,我跟他们说话从来是以“朋友”的身份沟通的。
还有,很多时候我发现他们的思想模式完全不能以小孩来看待。
有时甚至是角色倒反了,他们是大人,我是小孩,他们反过来取悦和教导我。

每次跟这些“小孩”相处,我都有一种感觉,他们不是小孩,他们只是“困在小孩形体的老灵魂”。
这种感觉很深很深。

上面有两张图画出自7岁的手笔,每次遇到那些必须画画的作业,我都是请他出手,帮朋友们搞掂。



收到“谢谢老师/爱老师”的图画或纸条我都觉得苦恼不已,因为要如何安置这些“爱心纸”是我的烦恼……后来想一想,最好的保存方法是把它们贴到墙壁上,避免被我这个没心肝的老师弄丢,又可以“奇图共赏”……(从前我还真偷偷丢掉了.....)

3 条评论:

  1. 看到小孩的画就想起以前我小时候~那时候还没上小学一年级(也没有上幼稚园)最先接触不是字而是画。
    虽然画得不是很好~XDD

    小孩,只能说他们人小鬼大了~我那三岁的小外甥不知为什么竟然会说很多话……还老指着我的鼻子说:“小姨,你是笨蛋”

    真是无言外加黑线一堆……

    回复删除
    回复
    1. 现在的小孩聪明得吓死人

      删除
    2. 同感……(也不容易上当了~以前还可以用糖果诱惑他们的~哈哈)

      删除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