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日星期三

好人难做



    


    
    也许我一直都是扮演坏人的角色,来到一把年纪了才知道要做好人原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还记得我说的那个“奇特五分钟”的小子吗?他后来不是失恋了么?十足一个痴情种子似的,每天在网络上大喊“我错了,妳回来吧”的戏码,这还不得止,曾经一度还天天抓着我诉苦,搞到我差点因为他而打算开一个“蝴蝶夫人”的信箱,专门收集他的爱恨情仇的苦水;后来因为跟他的女友的班主任、也是我的好友说了这件事,没想到因为这件事和朋友小小闹了一点意见;虽然后来都解决了,但终究是因为不关事的两个成年人要闹意见还真是天下奇闻。

       虽然我以前常常听别人说,有老师因为偏袒自己的学生而吵架,从前我觉得为学生的事而吵架的人最不理智也是最可笑的;没想到这样的蠢事竟然有一天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我和好友终于也当了一次蠢老师,为了自己心爱的学生也差点闹翻了。这样的傻事虽然最后没有赔上真挚的友谊,但也算是一宗奇人异事了,因为我俩算是那种人家打架,我们是来劝架的路人甲乙丙丁,最后却劝着劝着却变成了打架的主角,那种感觉事后看来真叫人啼笑皆非。

       这件事也过了约三四个月,我几乎忙得忘了这回事,当然那次和友人“谈”过这件事后,我决定不要再鸡婆管别人的情事,我宁愿挤着十几万人的草场穿着黑衣去狂喊“乌巴”,半夜又贴着贵到半死的德士费回家,净做一些在别人眼中“多此一举”的傻事也不管那小俩口怎么吵怎么闹……

       没想到今晚我又卷入了这小俩口的是非。我首先又收到我爱徒的信息,信息上写着“老师,你真好”莫名其妙的“赞赏”。当然,以我这种惯接受赞赏的人(一笑)对于这些没来由头的信息,我一律当是“撘错线”没怎么在意,但后来又在面子书上收到他的留言要我速速回复他。我还没来得及回复,却又收到了第二封信息,内容大概是质怪我把他的事情告诉了他女友的班主任,并说再也不认我作老师,因为我出卖了他!

       唉,看到这信息我都心凉了,虽然知道少年冲动不必有理由,但当下一个念头真想不理他,但又想要是完全不回他信息真的太伤他的心,后来我只回了淡淡的一句“什么事让你这么火?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唉,回他这样的一句话我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你想想,我这次连师尊都顾不上了,反过来要关心一个骂老师的学生有什么事,最关键的还是我要认错……虽然后来搞清楚了事情他跟我道歉了,又决定“认回”我这个老师;但我终究觉得自己真是可怜又自讨苦吃的“好人”,唉,这个时候我再也不想承认我是一位老师了,我只敢承认自己是个鸡婆得让世人耻笑的,烂,好,人!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3-7-13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