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7日星期四

可恨的想念

图片来源:取自网络




   想念是一条羽毛,它搔得你脚底痒痒的,你努力地想把那痒处抓住,却发现如何张牙舞爪也抓不住那恼人的痕痒!

       自从表妹们养的一只西施小狗归西后,表妹们一直觉得,那是她们生命的一个恨事;记得那小狗是去年病死的,一说起去年,表妹们遇到的事可多了,比如去年她们老爸的货仓被一把无情的火烧个清光、没几个月她们家又被强盗进屋抢劫,全家被五花大绑……遭遇了几件轰轰烈烈的大事,现在问起那些遭遇她们虽心有余悸,但唯有让那几双漂亮的眼睛飘起薄雾的事,竟然不是一夜之间全家的经济来源烧个清光,而是那只曾经活蹦乱跳的小西施已经离她们而去!

       至今,要是你问哪个表妹都好,去年最让你遗憾的有哪件事?她们的回答依旧是那只可爱的小狗已经死不复生了,她们可不是几个月大的贝比,不知道失去经济支柱的可怕,她们已经十几二十岁了,知道千金难买生命的可贵!

       想念,是一根羽毛,把你弄得鼻子痒痒的,酝酿了半天的喷嚏却打不出来……我想起了童年曾经养过的一只小白狗,虽然它已经死去多年,但至今对它的想念依旧不减!
       我记得我是在路边把它捡回来的,那时它大概刚刚出生几天而已;长得可爱极了,一副奶味未断的模样。我把它养在家里的客厅,母亲对养狗大有意见,但拗不过爱狗的我们,但小孩的耐性毕竟有限,在那只狗像条水蛭似的黏着我,我做什么都必须忍受那只狗的跟踪,外加一大滩免费口水……一个星期过后,酷爱自由的我终于受不了了!

       母亲顺水推舟提议,“不然把这只可爱的小狗“转交”给爸爸养在果园里,好不?”经过好几天的考虑,我最终答应把“小白”寄养在果园。就这样,小白交给了爸爸,养在果园内……当年的我,因为忙着玩和长大,渐渐忘了小白的存在……它被寄养在那里也好,果园很大,它有很大的活动空间和玩乐伙伴……大概一两年过后,我去了爸爸的果园一趟,一只大白狗从果园深处飞奔出来,亲昵地舔着我的脚踝,我终于认出了它!

       那时小小的心对于“小白”的热切迎接是带点感慨,这狗怎么还认得我呢?我快认不得它了!我又再一次燃起想把它带回家养的念头,精明的母亲大人连忙阻止说我快面对小学检定考试了,没有闲暇陪它玩……就这样,我又做了第二次的负心人!

       没想到这一别,它在我生命中就消失得无影了!我记得那是半年后的一个傍晚,爸爸告诉我小白被车撞死了!爸爸的口气有些惋惜,小白虽是他众多狗的其中一只,但因为机灵而受爸爸的青睐。小白死了?那时的我,对“死亡”没什么概念,只是脑中出现小白舔我脚踝的模样……甚至是其中一次因为我没做好心理准备被一条热切的舌头迎接(我怕痒)而给它飞腿一踢,它被我踢得有两三尺那么远……这一踢真是罪孽呀,我耿耿于怀到现在也无法释怀!尤其后来才在报章上看到“舌舔是狗狗表示爱的方式”!

       这件往事过了有十八九年那么久了,几乎尘封了,却在表妹们的叙述关于她们的狗的记忆又鲜活起来……可恨的想念呀,我有好几晚睡不着,想着我那短命的小白……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2013-1-16

2013年1月6日星期日

可爱的眼泪






    我有个特别奇怪的嗜好,就是特别爱看眼泪从眼眶“脱线”而出那一霎那。

       别误解我的意思,我只是喜欢看眼泪慢慢凝成一颗小水滴,然后缓缓地流下来,我觉得那过程很美,但我并不喜欢哭,也不喜欢看到人家伤心。

       严格来说,我只喜欢看“眼泪从眼眶掉出来那一刻”,因为我实在想不明白,那美丽的“水滴”是如何形成,我只知道,伤心的人会流泪;高兴极至的时候也会流泪,想念的时候也会掉泪,生气的时候更会掉泪……感动的时刻亦会流泪……这眼泪,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来凑凑热闹。

       我自己不是常常流泪的人,但我每次看到人家眼睛红红,有预感会掉泪的时候,每次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死盯着对方的眼睛,企图观察那美丽的水滴是如何像珍珠一般脱线而掉……

       这真是一个怪嗜好!但我觉得眼泪是特别美丽的一个水液态!

试想想,眼泪在科学上只是一种弱酸性透明的无色液体,其组成中绝大部分是水;但比起水或汗,它又感性得多,它牵涉到人的内心世界和心理活动。

我记得少年时有个可爱的朋友,有一次我告诉她我奶奶去世的噩耗,当时因为难以接受奶奶往生的事实,我叙述得断断续续,曾有数度哽咽(但没流泪),噩耗还未说完,我这个平时大剌剌、粗枝大叶的朋友竟然比我先流下了眼泪,看到她流泪我忽然有种大笑的冲动,立即破涕为笑反问她“你哭什么呢,又不是你奶奶死!”当时虽然情景滑稽,可每次回想起,我觉得这个朋友特别可爱,就算长年不曾联系,每次意外见面时我们却不觉得有丝毫生疏,每次聊天时仿佛又回到那个“我说她哭”的傍晚,我们还是年少又可亲可爱的好伙伴……我常常想,是不是那两滴眼泪发挥了什么神奇的功效,它把我俩的心的藩篱永久撤销了,以致岁月已经不再是情谊的绊脚石。

我还有另外一个男同学,念书时因为一位心仪的女生暗示“不曾喜欢过他”而流眼泪,泪竟然流了整整一节也止不住,后来竟然牵动到班上的同学轮流去劝谏他“男人有泪不轻弹”!可怜的同学,每当聊起这事,却沦为我们每年同学聚会的笑柄……不管他现在已经结婚生子或否,同学们照取笑不误,当时他可是流着“可怜没人爱”的眼泪啊,经过岁月的洗礼,现在竟然成了每年同学会的“可爱的眼泪”的校园回忆了……这眼泪,都是大家青涩的校园“笑泪”呀!别会错意,我说的可是——我们是笑到流泪啊~~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2013-1-2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