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5日星期四

不小心剪了一个蘑菇头


    

    一定是最近天气太热的缘故。
    我终于提起了一个“修剪”头发的念头。天知道我最怕到理发店剪头发!我宁愿热死也不愿剪头发的脾气,是童年到现在都不曾改变的;即便现在成年后,一年到尾莅临到理发店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
现在若去理发店的次数,一年肯定不会超过两次的。
    天知道我一定是被最近的天气热昏了头,一个月前才摇摇摆摆上理发院修剪的头发,一个月后的我,又自动把自己“缴”上理发院!
    那绝对是我理发历史上让人痛哭的一日。一如往常,我发挥了在理发院座椅上“惜字如金”的个性,只告诉理发师我想稍微修一下头发,长度是肩膀以上,大概达到把“颈项盖着”的长度。然后理发师就开始剪了。不知是不是我的头发太多的缘故,理发师越剪越爽,剪得不知不觉……等我回过神来,那头发已经剪得差不多是“收工”的程度了。那长度也不是我们之前说好的长度,而是耳朵以下一寸多一点的长度!(应该是当时没沟通好的缘故!)
回过神的我睁大眼睛,告诉理发的安娣:“安娣,是不是太短了?”其实当时说这句话我还有点小心,深怕惹怒了理发师。 “不会啊!这个长度不是刚刚好吗?看起来好清新好年轻呢!”那安娣满意地表示。天知道我当时马上就想嚎啕大哭了!我这头发可是要努力地用上一年才可以达到的长度,不到二十分钟就被这安娣“咔嚓”一刀剪得如此挥洒!
    唉。现在看到这个镜子中的自己我真是欲哭无泪!可这可以怪谁呢!!头发剪得太短了,虽然看起来年轻多了,但我那难得的女人味现在像长了翅膀似的,飞得无影无踪!最重要的是,剪发回来的几天,每次照镜子我都有不认识自己的怪异感!
    这些还不是最气人的!
    去给那几个捣蛋鬼上课,他们跑进房间私底下讲了好久。我在门外等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问:“你们怎么在里面?快出来!”几经催促,他们终于出来,小脸蛋带着让人抓狂的笑。“怎么笑了?”经过我几次追问,他们支吾终于道出:“老师你怎么剪了一个蘑菇头?”“这不是蘑菇头。”我说。他们点点头:“我们不喜欢吃蘑菇。”“这不是蘑菇头。”我再次声明。小鬼又点头:“我们不喜欢蘑菇头老师。”
       所以每当有人问起,你怎么把头发剪得这么短?像个小孩子似的?这时,我除了给一个吃到酸柑的表情,实是不知该怎么解释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刊登于  中国报  开卷小栈  4-7-12

2 条评论:

  1. 叫你那个小男朋友,大大声对班上说,女朋友老师漂不漂亮

    回复删除
    回复
    1. 他一早就order我改天不准再剪头发.....

      删除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