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1日星期六

老师的心酸谁人知




图片来源:网络



      外行人总认为老师很容易当,殊不知现代老师必须要具备一种特定的新功能——当家长和学生的情绪垃圾桶。

              由于办公室位置靠近面客区的关系,一年到头我看了不少让人啼笑皆非的悲催家庭剧,很多时候是愁眉苦脸的家长向校方求救,说孩子不听话应该怎么办?

首当其冲的常常是孩子的班导师,班导师作为家长和学生的调解人员,让双方可以进行有效的沟通。这种是班导师最简单也是最具挑战性的功能。

遇到不愿意沟通的孩子,那就比较头疼,家长一边训斥和埋怨,班导师这时只好陪着学生旁听牢骚,面对一问三不答的孩子,班导师一边要安抚焦躁的家长,一边又要导诱孩子说出心底话,还要一边兼顾时间(上课时间),短短几十分钟,最累的往往不是学生和家长,而是两面不是人的班导师。

我看过这样的一个情景。一个家长跑来学校弄清楚孩子上课的情况,在班导师的陪伴下大声训斥孩子和孩子的同学,好不容易训斥完了又把有关科任老师找来,当众教导老师应该怎样教导她的孩子……语气霸气又强理夺词,实在叫人不敢恭敬,这种家长就是让人头疼的怪兽家长,此时此刻我们才弄清楚真正的原因——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典型道理!这就是为什么她的孩子这么难搞。通常遇到这样的人,老师一般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哀叹一声秀才遇到兵!

从前我最常在下班后收到家长的投诉电话,投诉的内容真叫人拍案叫绝! 孩子在家有一两句顶撞而打电话给班导师投诉她自己的孩子“忤逆”,天啊,那一刻我真想摔电话!耐着性子问她为什么会向班导师投诉,得到的借口叫人啼笑皆非——因为我的孩子最听老师您的话!最后班导师连孩子在家的行为也要干涉。

以前我还遇到这样的家长,责怪我没提醒他的孩子在课间喝水,让他每次都带着原封不动的水瓶回家……天啊,那是十三岁的男孩哩,不知道什么时候口渴的么?要班导师督促喝不喝水?

有时气极真想回敬这些可爱又可悲的家长,你管一个孩子都叫苦连天了,想想班导师的难处吧,他管的是五十几个孩子呀!

唉,现代的家长太可悲了,他们的可悲造成孩子的可怜,形成现代老师们可歌又可泣”!
______________________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18-6-14

2014年6月10日星期二

秘密武器


图片来源:羊咩咩钢牙妹提供(谢谢钢牙妹:*)
                       
                    
                       
        从来不觉得会说故事有多大的本事,偏偏说故事让我在学校变得稍有名气,没有人不爱听故事,无论是初一的小弟小妹们还是高二的大哥哥大姐姐们。

              平时花了几天备得半生半死的课文,这魅力都不及课后五分钟的故事时间,只要我说:你们给我专心上课,等下我讲故事,那一天上课肯定没有人睡觉,就算是一两个忍不住打瞌睡,他也会忍住瞌睡虫的叫唤,为的也是撑到最后五分钟听故事。

              有时,我不禁莞尔,故事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吗?它可以让人撑过漫长又沉闷的35分钟,为的只是那短暂的5分钟的甜美?

              但这的确是事实,现在的学生太可怜又可悲了,他们觊觎的是那短得可怜的五分钟,所以愿意跟我配合一道又一道刁钻的课文问题提问,为的只是赢得那最后的五分钟故事享受,每每听到了下课还意犹未尽,舍不得放老师走。

              我每次都硬生生切断故事的尾巴,想留一些耐人寻思的线索与想象空间,他们每次都哀求说:老师您继续说吧,我们干脆放弃休息节了,这个时候的我最潇洒也让人抓狂:“可是我想下课休息了呀,下回再续吧!

              我最喜欢这个时候的学生,他们会异口同声地我,抗议我吊高来买,是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是我教学的秘密武器,是用以引君入瓮听课的教学手段!
——————刊登于  东方日报  生活一品  8-6-14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120795:&Itemid=241

2014年6月2日星期一

现代老师的感叹



图片来源  取自网络
 
 
 
为什么现在的学生不怕老师?这是我匪夷所思的。

是现在的老师太亲和吗?还是现在的学生太另类?这个问题常常叫我沉思。我回想起学生时代的自己,每每遇到老师都犹如惊弓之鸟,躲得又远又快,恨不得自己有隐形功能;就算是现在,遇到老师还是又惊又怕,心里虽带着恭敬的心,但是可以不必跟老师交际最好,怕说多错多。

我的学生怎么不怕我。你问他们我凶不凶,他们铁定地点点头,说凶;但是依旧每日作弄你,揶揄你。以前,老师问我们他凶吗,他就算凶得让我们颤抖,我们还是带着苦笑摇头说:我们觉得老师一点也不凶,要是凶我们也是为我们好。你看,以前的学生多么委婉可爱呀,哪像现在的学生。单单这样就足以证明,我们怕老师怕到骨子里去,编了很多善意的谎言给老师下台。

我记得去年收到一份令人惊吓的教师节礼物。一班俏皮又让人扼腕的高一生合送了一本自制的小本子贺语给我,在别人眼中看来或许是温馨的举动,殊不知我收到后是惊吓多过惊喜,本子里都是学生的真情剖白,全班合起来劝我让我再温柔一点,因为我阴晴不定的脾气让他们不知所措,让他们又爱又恨!哎,我想起我从前那些严格的老师,他们可以笑骂自如,学生们每次都逆来顺受,哪有现在的学生坦白又直接?在现在看来,从前的学生实在单纯得来又傻气。

这让我想起我学生时代的高一班主任的感叹,当年的我们让他头疼又抓狂,说从没遇到像我们这么顽皮的学生,哪知下一年他遇到比我们更顽劣的学生时,他忽然怀念起我们的好了!这证明什么?

哎,现在的学生还会缠着你跟你讨联系号码,line的账户,我们以前虽有老师的电话号码,但是哪有打过电话给老师?要是迫不得已要联系老师,也要深呼吸无数次硬着头皮才敢拨电话给老师,匆匆说几句就盖电话了。

哎,时代不一样了,我现在只有承认这事实了,老师的功能也随之多元化了,有了小丑、玩具、朋友,心灵导师的功能。

 
 唉,这年代混口饭吃不容易呀!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2-6-14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