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9日星期二

问候

亲爱的姑姑,你好吗?今天是你离开的第七天,不知你在哪条路上了?
找到祖先们了吗?
好久没看到你跟我讲话的样子了,再也看不到了,想到这里真感伤。
想起好多,想起童年与你顶嘴的样子,我真是个不乖的侄女,常常要惹你生气。
世界没有卖后悔药。
但我有时想想,就算有机会让我再跟你说话,我会不会还像从前那样,说不到几句,还是要惹你又伤心又生气呢?
我记得最后一次去看你时,你不理我的样子,也因为你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我,我赌气地不再去见你,没想到那是最后一面了,以后我再也没机会见到活生生的你了!
我知道不能哭,因为你已经解脱了,我要为这个祝福你,所以我总是笑着去面对你的离开。
姑姑,你走好!
要是你相信佛主,那我希望祂来接引你的时候,你好好地跟祂走,到一个漂亮又快乐的世界去,不必再牵挂我们!我们会好好过的。

2012年5月23日星期三

双胞胎特质


    最近都在跟朋友讨论,关于族群个性问题;我有多位朋友在公立学院教汉语,接触的学生全是友族同胞,相处中有很多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

    首先的就是尊师重道的相处。在学院,学生遇到老师上电梯都不敢去抢着按电钮,务必等老师按了才低着头道歉去按电梯楼号。刚开始我的朋友感到非常纳闷,直到有一次有个失魂鱼没看到老师在电梯里,竟然“捷足先登”比老师先去按电梯楼号,被同在电梯的同学痛斥了一顿,友人这才明白平时学生那些古古怪怪的动作,原来是体恤老师的好意,务必先让老师到达目的地,就算自己错过了目的地也“在所不惜”。

    多么可爱的民族啊!我想想自己在独中也教了几年书,平时遇到学生,学生是热情地跟你勾肩搭背,唤你他们在背地里替你取的花名,这还是感情比较要好的情形;要是遇到那些比较傲气的学生,眼角瞄一下算是招呼过你了,哪有这般“必恭必敬”的待遇?
    有时真是忍不住感叹啊!

    但有些个性是“跟着配套”来的!比如你看我们身边的例子就好!在这个社会,我们自称是“勤力又肯吃苦”的民族,但脾气又急又臭的大有人在;相比之下,友族同胞和气多了,工作态度与我们相较下却大相径庭,有时是把我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甚至跺脚连连。

       仔细想想,若以一个旁观者眼光看来,这些成因是因为人生观不同所致!

       华族有未雨绸缪的忧患意识,所以积极攒钱,这点和抱着“天生天养”的乐观生活观的友族是不一样的,也许因为这点的差异,造就族群不一样的生活态度。

       有没有想过,所有的人和事物他必定连着两面来的,一方面是褒,另一方面是贬;比如天气热,我买了一架冷气,好,这下好了,我可以享受它的凉快,这是褒;另一方面,我就必须承担高涨的电费,这是贬;换句说法,它们是以一对双胞胎的姿态降临到我们的世界里来!

       既然好多事物都是以“双胞胎”的特质降临,如我们可以因为享受了冷气的凉快而甘心付出比平时多出几倍的电费的代价,为什么就不甘心接受人家个性里“双胞胎”特质呢?

       我想,这世界若是大家都抱着宽宏的心怀相处,一起生活会比较快乐吧?

 —————————————————————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23-5-12

2012年5月20日星期日

阅读




最近去书局看见好多少年阅读本都有折扣,我也忍不住买了几本书,准备随时翻阅。
假期来了,我为补习生们布置的假期作业,是累积至少八万字的阅读量。现在的孩子被太多媒体资讯包围,很自然忽略了文字的阅读。

学生哭丧着脸说,老师,八万字太多了!我说,好吧,那就写一篇500字的作文给我吧,他们皱着眉头妥协,“那我们宁愿读八万字!”

哈哈。


2012年5月18日星期五

我有个补习生已经18岁,18岁说真的也不适合补习了,但“二十四孝”的父母因为害怕他思想不够成熟,不舍得放他到社会上闯;可是目前处于叛逆期的他又没定什么志向,什么学院也不肯去,他唯一不抗拒的是来我家给我补习。其实所谓的补习,就是专程跟他聊天,灌输他一点礼义廉耻的思想,再传授他一些日常生活上的交际及技巧。

每个星期他来三个早晨,每一次他到我家给我补习前,我总是在踌躇,今天要不要叫他休息一天不必来?

事关我每天都很迟睡,有时甚至凌晨四五时才入睡,但第二天又要应付这个 老板病极重的少爷,叫我身心皆交瘁不已。

好多次我都因为精神不够而特意打电话放他假一天,奈何这少爷实在勤力,每次不管我放不放假都准时按响我家的门铃。

他是极有个性的少年,每天来到我家都闭着一张金嘴,我常常跟他说话也不见得回应,有时我真怀疑我是对着一个假人偶讲话。

我妹妹看过我教他补习,不可置信我的好脾气,说这样的态度你也可以忍啊大姐。

这学生一点也不不坏,他就像石像一尊坐在你的前面,不吵但也不回应,你只要可以忍受就没问题。

但要请他开金口就是一个大问题。我每次都请他念一段新闻给我听,然后跟我聊一些话题,他每次都说得很少,不高兴时给我一个罢说,“老板病”发时,也不肯配合我设计的课程,就把手机内的歌放得老大声,来一个旁若无人的K唱。

心情好时我会讲一些笑话逗他,心情不好时,我也闭上我的一张金嘴,有时实在被他的老板病气得鼻孔出烟时,我就很礼貌地请他下星期不必再来了,他反而慌了,说老师你不要闹嘛,你这样不让我来补习,我还是偏要来的!


有时实在忙了,我说,放你一个月假好不好?他茫然地抬起头说,老师你不要玩啦,你忍心这么久没看见我吗?我会想念你的咧!


 


2012年5月14日星期一

寂静的夜

寂静的夜,大家都睡了么?

我还没睡,如常上网,继续写作,今晚挂在第23章,写到白灵灵和黑嘟嘟发现一个劲敌的时候,两人选择要如何面对。

我在写一个关于拯救的故事。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有人要毁掉你的生活,你会选择怎么做?

生活上我们常常遇到很多问题吧,都需要我们用睿智去解决的事。

累了我常常挂在嘴边的话,竟然是:我要过那种不须用脑的生活,像个宠物那样活着就好了。

 这是用脑至极的反面吧。

问题来了:若是有一天你发现,有人处心积虑地想破坏你深爱的事物,你会怎么样?

我从来不敢想这样的问题,第一因为我不想面对;第二我真的懒惰动脑,
但不知为什么我想到了这个故事,也许我内心渴望有个英雄,可以在我们危难的时候站出来维护正义吧!

我记得有人问过我,写这样的故事,是不是你内心崇拜英雄呢?那时我好像没正面承认,唉,今晚我想承认了,我渴望被救赎,被安全感从不安的边缘救赎出来……

晚安,我要做梦去了!

2012年5月13日星期日

遇见美好

星期三那天去了一趟出版社,看见编辑们工作的地方。

我已经记不起记者问的问题,也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但记得大家的笑靥,和大师姐还有慧慧师姐坐在一起被访的感觉,感觉像坐在同一条船上,我们在一个美丽的河上泛舟;对面坐着可爱的沁薇,我看着她严肃又认真的表情,觉得很可爱,也不知道谁说了什么,大家就一起笑。

不记得为了什么笑,也不记得因为什么笑,当我记得我们的笑声。

成年后,我常常不记得好多画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记性不好,还是 没有刻意去记,朋友每每提起哪个哪个时候,我们做过什么疯狂的事迹时,我有时忘了一干二净,但有一点我是不会忘记的,那就是大家的笑脸和笑声。

最近很喜欢坐在咖啡店的感觉,我想,那是因为,咖啡店里弥漫着,一闻就会忍不住笑的咖啡味吧!

2012年5月10日星期四

悼念青春


    午夜,你把照片发过来,我看看,是个眼睛漂亮的胖娃儿,和你那瘦削的身材大相径庭,你自嘲说:“瘦子生出胖子!”惹得我在深夜拼命忍住笑意。

想想,回国前她在你的肚皮内打拳脚,我还摸过她呢!才一下子,这娃儿就八个月大了!

仿佛还是昨日的事情,我们还在快快乐乐地在街道上笑笑骂骂,怎么才一年的时间,你已嫁作人妻,有个漂亮的小人儿管你叫妈妈,我多么不可信啊,你在我脑海中,还是年轻得像个小姑娘儿,我们似乎还是在瑜伽馆把自己的四肢拗得妈妈叫的丫头……

      
好难相信,一年多前,我们在夏夜因为睡不着觉,呼朋唤友带着满怀的零食到学校湖中的小亭里说鬼故事的日子,那时因为害怕蚊子的缠绕,我们还当场自制蚊香座,带着蜡烛汽水聊天的夜晚……我们还一起逛过上下九走遍校园每个角落,啃过无数夜的瓜子,嘻嘻哈哈地,吃饱又忙着散步的日子还历历在目,怎么怎么才眨眼,你又说,肚子怀了第二胎呢!

这个漂亮的小人儿多几个月就会走路了,甚至牙牙学语了,会叫你妈妈了;第二胎还有几个月又降临了,我不可置信地照照镜子,奇怪啊,我的样子和一年前还一样,没多大的变化,甚至看不出有何不同;什么嘛,你你你这小丫头,竟然要生第二个娃儿了啊!!!

众女当中,就数你年龄最小,我们这群姐姐都还在享受难得的单身日子,怎么你就轻易结束那美丽又难得的岁月了呢?还来不及责问,我又仿佛看见你静静地笑,告诉正在宿舍吃火锅的我们,这双鞋才39元呢,在上下九买的!我们哇哇哇地呛声,大家放下吃火锅的勺子,抢着去试穿……我多么不习惯啊!

谈话间,你一次次地中断聊天,告诉我:“我先去哄哄女儿啊,她醒了……”你不知道,这句话真让我感觉别扭呢,但不习惯归不习惯,也许这一切不是太突然,而是我自己不争气,一直没有更新自己的状态

—————————————————————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9-5-12

赢大奖

现在老千集团竟然利用青少年来减轻人们的戒心。

 

在TBS巴士总站有一群染发又疑似辍学的青少年拿着固本到处“送”人,声称免费撕固本赢大奖,我不肯撕,他就“帮”我撕开固本,恭喜我中了大奖

 

我冷笑说:“送给你吧!”他们竟然追着我说,小姐你干嘛这么奇怪,中了奖还不要!!

 

基于职业病,我问他们,你们还在读书吗?他们说,我们刚刚毕业!但看那样子,应该是没毕业就辍学了,依高度和身形看,顶多是初中生而已,加上样子还稚气得很,怎么看也不像“刚毕业”!

 

据他们的说法,这是免费送大礼,说他们的公司为了逃税,宁愿把税换作大奖送给民众才搞这活动,我在心里偷笑千万次,想看看这群年轻人用什么技俩骗人,我要他们示出公司大名,他拉出一张皱巴巴的宣传广告纸出来给我看,我翻了几番也没看见公司名。哎,这班看似15-16岁的年轻人一下子包围着我,大家七嘴八舌地鼓励我参加他们的活动……我有点烦了,赶快逃跑。

 

逃跑前,我说,你们这么年轻干嘛不找份工作好好赚钱,他们竟然在我背后大声喊:“我们做这个赚很多钱啊!”我看着那稚气未脱的脸,有点无奈!老天,我报纸读得多啦,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小子,大奖留着自己去领吧!!

 

才没走几步,前面又有一班女生党追着我,说,小姐你也帮我撕一张吧?当你帮帮我们,女生要帮女生啊!你撕一张不用钱,可以帮我赚RM1佣金~~

 

老天,一块钱就把良心卖了,太便宜了吧!

 

年轻人,我们可爱又可悲的年轻人啊!!!

2012年5月7日星期一

红颜知己蓝颜知己

好朋友是用岁月堆砌出来的,知己是用咖啡堆砌出来的。
来到这个轻熟的年纪,你再也知道,岁月留下的朋友不多,没有几个可以让你在他面前显出最丑最嚣张的样子也在所不惜。

好朋友是用来讲心事的,把心底最恐惧最在乎的事情说出来。
知己是用来献丑的,把最难看的动作做给对方看,把眼泪留在对方的肩膀上,然后互相挖苦和取笑,笑过后不必握握手,依旧是对方的情感码头。

偶尔也把热辣辣的掌风留在对方的后背上,知己是这样消耗的,哈哈哈!

2012年5月5日星期六

亲爱的心肝啊

亲爱的肝啊,请你好好的,听话,要把你的主人爱护好,我会多吃对你有益的食物,给你提供好的养分,好不?
亲爱的喉咙痛啊,请你不要来折磨你的主人,你整夜搞对抗的,你的主人怎么好眠?睡不好又会对不起肝大兄的,那么隔天连黑眼圈那个坏蛋又缠上眼睛小姐,你的主人可是最无辜的施主啊!

所以啊,喉咙老兄,请你看在一杯水的份上,好好呆着吧,别折腾你的主人了!你乖的话,我会赏给你一颗喉糖的喔!

肝啊,你也要听话啊,知道么?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