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8日星期三

温柔一点





                                                  图片来自网络


    不知是不是当老师的后遗症,我的声音愈来愈大声。

       这声量洪亮的程度,我本来是不曾注意的,到后来每回和朋友出门喝茶聚会,朋友都一直在提醒说:“小姐,请注意声量,小声一些”,外加一个“肃静”的手势,我才察觉,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声婆”了!

       这是否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呢?我在想。

       想想过去,我曾经是一个轻声细语的少女,虽然那可是十几年的陈年旧事了。

那时,我还是一个初中生,最懊恼的事是每回老师交代我这个班长跟班上同学交代事物,我站在众人面前,用我那可以与蚂蚁媲美的声量说话。每次说完,同学又让我多说一次,因为他们实在没听到我在说什么,也许是长期在如此必须“交代多次”的折腾下,慢慢地,我的咬字越来越清晰,声量越来越高……

       到大学毕业后,我被安排当班导师,那不是普通的一个班,我有时怀疑自己不是去当老师的,而是一个混江湖的“大姐大”,可想而知,我在这样的经验磨炼下,声量越变越大声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不用怀疑,我现在讲课已经是不自觉地用丹田发声,完全不耗力气,那声量大得有时连我自己也吓到,我甚至怀疑在学生群里,他们已经偷偷给我取了“狮吼”的外号。

       最近,我跟学生的交际变成了“你们别见怪,我说话大声不是因为生气,而是习惯使然!”懂事又善解的学生会说:“老师,这个我们知道,若哪一天你说话小声我们才要觉得害怕!”

看吧,我说话大声的形象如此深入民心!

淘气的学生有时听了这句话总不忘揶揄我:“老师,你总有本事把很温柔的句子说成很气魄澎湃!”

我顿了一下,“你这话什么意思?”他们笑了:“我们的意思是,温柔一点啦,老师!”心情好时我还会跟他们胡闹一下:“我要是再温柔,加上我这花容月貌就不得了~”

“怎么说?”他们瞪大了双眼,我缓缓地说:“大家不是都要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

要是心情不好,我会用更大的声量说:“什么?!温柔一点?!好吧好吧,我试试。”然后再白他们一眼:“你们知道叫一只狮子学猫叫是一件很残忍的事吗?”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18-12-13

2013年12月13日星期五

让人嫉妒的假期






      
       当老师的最期待年底的长假了。

       平时被学生气到半死,总是告诉自己忍一忍,然后每天和同事倒数日子,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倒数。

       当年底假期飞奔而至时,最焦躁不安的首先是学生,然后才到老师;这时要是学生有什么顽皮淘气的小动作,老师们小小地训斥一番就放生了,是呀,假期将至,大家的心情轻快了许多,对小小的玩笑一笑置之。

       假期里面子书上最常刷新的,当然是当老师的朋友们最新的动态。没几下看到这个去了那个迷人的小岛晒了一身古铜皮肤,哪个哪个又在冷冬穿了厚厚的毛衣拍下了灿烂的笑靥;另一些大晒让人垂涎三尺的美食……我恨透了!

       这种“恨”包含了羡慕和嫉妒,尤其是那些看尽了美景,吃尽了美食的朋友,还拍下摄人眼球的美丽照片!

       最可恨的是那些一大班同僚一块儿同游出去玩的面子书信息,我因为平时爱拖沓的个性,没有赶在人家的脚步后订机票,等到想订机票时已经是经济负荷不起的“天价”了!唉,没办法了,看来我只好对着面子书“望梅止渴”了!这下子,你看到A刚刚上载超好吃的绿茶冰淇淋照片,没几秒B又上载甜滋滋的五色甜品,C又上载了软香甜美的蛋糕……在电脑荧幕前的我因为“看到吃不到”,花了好多时间揣摩和想象那些美食的味道,最后好不容易安慰自己说“那些东西只是看起来美味,吃起来味道其实一般”后,接着他们又上载迷人的风景照……唉,我真要累死自己了,这下看尽了那些美丽的风景照后,我又要为自己作艰难、但又不得不作的思想革命工作了!

       我告诉自己,那是冬天!冬天冷死人了,加上最近天气反复,没准碰上寒流飓风什么的,准要有很多恼人的麻烦事!这下,我几乎成功安抚自己那扭曲又不平的心灵时,但看到照片上同事个个笑逐颜开的笑靥……我又清醒起来!

       天啊,这世界上最没办法掩盖的是美丽的笑靥呀!看看照片中那些阳光又美丽的笑容……准是玩得非常开心才可能展现的笑容!

       我的嫉妒心又开始萌芽了!哼,我可要给这些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家伙留一些话!

于是,我在面子书上给他们留言:“亲爱的,明天你们终于回来了,太好了!我再也不必在面子书看到你们晒那些让人咬牙切齿的美食照片了……哼哼哼!我在马来西亚热烈又热情地欢迎你们回来!”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3-12-13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