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8日星期二

涂鸦热风





为了养芝娃娃,跟室友提出的“芝娃娃申请书”





假设室友答应了我们养芝娃娃的诉求



        最近,我们这一家“老师宿舍”掀起了一阵“涂鸦热风”,这也要感谢室友提供了我画画的动力和建议,看到大家都画得不亦乐乎,我也插上一脚,结果一画不可收拾,我竟萌起了给执教的高二生一些SPM考前小小的鼓励的念头,于是开始了我漫长的涂鸦旅途。


        画画一向是我的弱点,我画画奇差,小时候我的美术作业多数请妹妹代笔(妹妹后来成了画画老师),但是,这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我有一颗炽热的心,我有曾经为了画好一张画重复画了6次的疯狂。

       平时在白板上的随笔常常被学生当成笑柄,但是为了那班小鬼,我愿意突破自己的弱点!

        于是,我开始专心地画,当然我手上一点工具也没有,全都是借用大方又可爱的室友们的画笔,颜色笔,参考画册…没天没夜画了两天两夜,我终于完成了一百多张的小涂鸦……


          最开心的是看到那些小鬼欣喜的笑脸,当然他们总是觉得别人的涂鸦纸美过自己手上的那张,这些心理我完全可以明白,但是小鬼们还会嫌我写的“太少”,为什么别人的纸的文字多过自己手上的那张!

          唉哟,这也可以投诉呀~~~


          这完全是我始料不及的~~(晕倒!)

          但最气人的是,画到眼冒金星时,竟然有一些小鬼怀疑不是我亲笔画的~~哼!

          I take it as the compliment!  哼~
     
      不过,这次涂鸦事件我终于有个发现,原来人的小宇宙真的是存在的,我有终于跨过一个小障碍的感觉。

       最高兴是把成品挂上网时,妹妹也来“like”我的照片(骄傲~),哈哈!

        然后很多朋友都惊讶,原来你会画画的呀?(其实说真的,我到现在画功还是一样烂!)

这只是一半的成品


                祝我那些宝贝考试顺利!
                最后,我要提醒你们,不论你们考得怎样,Yogurt PIPI 一样爱你们!

            (不准呕!)

2014年10月14日星期二

轮回

图片来源:网络

 

每年这个时期我总免不了挣扎。

这是一个说“再见”的季节,我们亲爱的学生要毕业了,年尾我们都忙得焦头烂额,很多怨气会伺机喷发,这个时候,辞职的念头总是在我的心底轻轻回转。

大大又贴出了“要走就在11月1日前给通知,不然可能取消花红”的公告,好像在催促我作选择一样,昨晚坐在豆豆椅子上,我还认真地想了一轮。

要不要辞职呢?今年免不了还是要想这个问题。

可是今年开始有一点小牵挂了,比如,今年我多了很多宠物,钢牙妹、小苹果、小可爱、小叮当、小柠檬、小金鱼、小sweetie、小蜜蜂、小Q毛……那么多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小们,我有点犹豫了!

喂,我的潇洒去了哪里?我从前是多么潇洒的人呀,一班小豆丁哭哭啼啼地写信让我留下来,我轻轻摆了一摆手就离开了~我是多么没有牵挂的人哪,我几时变成婆婆妈妈的人了呀?

今年不走,明年就是我哭哭啼啼送走了这班小小了啊,一想到这里我就飞不起来了!

嗯,我再考虑一阵子吧!


2014年10月8日星期三

再见,小柠檬


图片来源:网络

                                       


      亲爱的小柠檬要离开了,读完中五就和大家分道扬镳了,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晴天霹雳,要是去年这个时候他说要走,我大概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可是今年,他开始变成甜柠檬了,我臭着脸进班授课,他见状会帮我凶大家,管好大家的秩序,警告大家最好识相一些,不要白白成了我如利刃的目光下的可怜鬼。想想去年这个时候,他可是常常惹我生气的坏柠檬,一想到要进他班上课,这颗坏柠檬的脸就马上浮现在我脑海中,让我为之懊恼,没想到去年还是让我吐血毒药,今年就变成我亲爱的蜜糖了,这种感觉真的是苦尽甘来呀。

              现在他简直变成我的表情翻译员,只要我抬一抬眉毛,他马上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了,每次都抢在我骂人前警告大家:你们会不会醒目的呀,看到老师脸臭臭还吵闹,课本还不赶快打开,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要是大家闹得有点过了,我又皱着眉头的话,他又会学着我的语气训斥大家:请问我是在动物园上课吗反正,最后我只需要稍微做一点表情和肢体语言,他就可以完美无缺地翻译出来,说真的,他还真省却我不少力气,我只需要摆个款做做样子就好了。

              小柠檬为什么叫小柠檬呢?他就是喜欢跟老师耍嘴皮,每每气得我想捏死他,说的话常让我如吃到酸柠檬那样酸涩,记得去年他每次说话都好像跟我进行一场角力辩论,弄得我心智疲惫,也非常考验我的耐性,最后我决定跟他说geli的话,如你怎么说都好,我还是一样爱你,这句话每次都是他和我进行辩论的句点,也许小柠檬悟性特别高,他最后真的不和我辩论了,改成和我比赛讲恶心肉麻的话了,肉麻得有时让旁听者隔夜饭出来了。回头想想,这总比他天天请我吃柠檬好多了。

              小柠檬现在可体贴了,白板没擦,他会和你争着板擦擦白板;糖果拆下包装纸递到你面前喂你,你不吃他还要生气;要派回作业他绝对是主动帮你派发,手痛时他会自荐帮你抄板书……可要是你心情很好时,他绝对也是作弄你作弄得最过分那个,非要看到你咬牙切齿的表情才甘愿,相信我,他还是那颗酸柠檬,只有在你真正生气或虚弱时,他才变成一颗甜柠檬。

              小柠檬要走了,这是多么让人不舍的事实呀,当我和同事兼屋友小蚊子分享这个让人心碎的消息,我俩捏着枕头唉声叹气了好多天。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8-10-14

2014年10月3日星期五

Dear Sebastian





       嗨, 亲爱的小不点!

      你好吗?今年你念三年级了,不知那可爱童真的想法还在吗?好想念你,我想念两年前的你,那时看到你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安亲班,就可以把本来晦涩的工作天点得亮亮的,你就是我们的小太阳。

      你还是一样喜欢画画吧?不知你还记得我吗?如果不记得也没关系,我记得你就行了!你是值得我记住的小不点,因为你是多么的特别。

      我还记得你拿到零食的模样,不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大嚷要马上开来吃,你总是忍耐着馋虫的叫唤,默默地把小零食收进书包里,问你为什么不吃,你说要拿回家和弟弟一起共享。

    有时我特别喜欢作弄你,说我也很想吃,你犹豫了一下,后来决定让我吃一半,再让弟弟和你共享另一小半,你就是那么可爱。
    
    你还画画吧?你上色总是比别人花多三四倍的时间,那是因为你不肯随便彩,你要用力地上色,因为据你的意思这样颜色才分明,也要有光和暗分明,所以又忙着掺颜色,这样常常弄得手很痠,但你愿意这么做,虽然有时我看不过,常常帮你做一些,但你对我的要求一样严格,你就是这么一个有原则的小不点。
   
     你有时像个小大人。你和别的小不点不一样,问起他们的志愿,他们眼神迷茫又慌张,你却笃定和自信,甚至看到光彩;你有梦想,你要当一个服装设计师,而且还要当一个独立又扬名国际的设计师,可以坐飞机到很远的地方居住,想念我们的时候才飞回来看我们。

      你还是觉得自己长得很丑吗?是不是见人就要求,带你去把右眼下方的痣点掉,因为妈妈不肯带你去点。你才7岁,你怎么有这样一个搞笑的念头?我现在要求那些17岁的大哥哥们点掉下巴的“八婆痣”,他们还不肯呢!

     亲爱的小不点,你现在还好吗?小学的课业很重吧,天真又鬼马的笑容还在吧?
    
     不管岁月怎样残酷和现实,我希望你永远这么天真,保持你的原则和善良。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