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9日星期三

忏悔


图片取自网络




    昨天我和一位老同学和解了,这是件值得记录的事情。

        十年前,我们曾经是好朋友,但因为一次合作做作业的事件而产生误解,因而结下了心结,十年不曾来往。

        每次别人提起他,我都以一句 我和这个人合不来来结束话题,后来甚至跟朋友表态 我不认识这个人

        当年因为抱持着自己的观点和固执的想法,我甚至说了一些自以为是的事情,没想到就这样害到老同学失去了信誉,害他遭受了很多难过的事情(注:真的非常对不起)。这十年间每次想起这件事,我都觉得非常惭愧和悔恨,怎么自己当时这么不成熟,竟然为了一口气和朋友闹得这么不愉快。       

想起从前,自己不但气到半死,也害友人难过得要命,这真是一件愚痴的事,都怪我自己!但是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不知应该怎么面对,只好一年又一年地把它存放到心底深处。直到前天,大学时期的女性好友问了我一句宇欣,都十年了,你还放不下这些事吗?你还在生气吗?

        一言惊醒梦中人!

        我其实已经不气了,但是总觉得心里有个小疙瘩,好像怎么调适也不对。友人鼓励我去加他为友,跟他沟通沟通。

        当时我的内心非常挣扎非常害怕,但是我决定对自己诚实一些,有错我就认,我就跟他诚心道歉,不管他要不要原谅我。

        我在面子书信箱给他留言,并跟他道歉。

        没想到一天后友人给我留言,跟我坦言当年的感受,当下就原谅我了。

(再次跟你说声对不起,也谢谢你!)

跟朋友和解的感觉真好! 我由衷地感激朋友肯原谅当时不成熟的我,也衷心祝福他和家人可以过得幸福快乐。祝福他和我自己!

现在想想,当时为了这么小的破事,让他受了这么多委屈,我自己也因此如此气愤,真是又愚又痴。

但我真心忏悔,我衷心感激一切因缘。

也许以后我们依旧不常见面,但是可以在今生今世就把这个冤结解开,让自己和身边人过得自在宽心,这就是一件幸福又美好的事情。

        由衷地提醒朋友们,要是这段文字让你想起某件往事或某个人,现在就行动吧,由衷地道歉,跟他和解吧!

慢慢




图片取自网络



   进入第九年的教书生涯,我发现自己还存有一颗不定性的心。

        这让我惶恐不安。

        若有人问我,教书是你的终身事业吗?我肯定要犹豫不决,吞吞吐吐地摇头。不是。也许给这个答案的时候我的声音细如蚊仔,但那终究是我心底的答案。

        我其实很怕跟学生聊到理想职业的话题。天知道我本来就是一个不知道要当什么才去当老师的人,一早就认为我肯定可以在教书的几年找到自己的人生志向,那么我可以一边工作一边慢慢地想我到底要一个怎么样的人生。

        慢慢,那是一个很听起来很温吞,其实是残酷又血淋林的词儿。

        因为,当我还在慢慢地想自己究竟要浸淫在哪个领域,可以在哪个领域大展拳脚的时候……这么一晃,就来到第九个年头了!今年屈指一算,我离开象牙塔即满十年,天啊,感觉慢慢还没踏出第一步,快快却抢先一步来到我的面前,它快乐又骄傲地宣布,在教育领域里我已然不知不觉地从一只菜鸟变成一只老鸟。

        当老鸟是什么感觉?

我已经不会为新进一个完全陌生的班级而忐忑不安,我已经不在意自己讲课时是否会手心冒汗,舌头打结……我已经不会为学生问一个傻里傻气的问题而大动肝火,我已经不会为学生一个翻白眼的动作而觉得难过……我慢慢练就一副刀枪不入的外壳,我在学生呼呼大睡的时候还会体恤地拍拍他的肩膀,问他是否身体不舒服。

        我慢慢发现,自己的胸襟变得比第一年教书更宽大了……但除了这,这里头还有一个更让人欲哭无泪的事实,自己其实还是十年前那个没什么大志向的老丫头。

        慢慢,它还在尝试迈开第一步,我还在慢慢地发掘自己更深沉的内心,无可置否,我还在等那个等了很久,还姗姗来迟的人生志向。它,似乎还堵在世界某个偏远的角落。
 
      ————投于woon mei 电子杂志  9-9-15 
 
     有兴趣者按以下链接取得免费电子杂志    http://issuu.com/woonmei/docs/q-live_02_issuu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