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7日星期三

写稿这件事

图片取自网络




        写这个专栏进入第九个年头了,这一次却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上个月我终于忍不住向编辑姐姐坦承,确实到了没有新题材可以写的阶段了,套我妈的说法是,本人已经到了江郎才尽的时候了;所有的文章题材与主题已翻炒了无数次,这次终于到了无米炊的难堪时刻。

        有多次我是在厚着脸皮交稿的。

每次写完一篇稿,我就冒着被退稿的风险,低着头硬着头皮把稿件电邮给编辑姐姐,然后就在心底祈祷,希望可以顺利过关。

虽然每次编辑姐姐都毫无怨言地收下稿,但我确实在心底感到无比惭愧,后来我甚至衍生了我是骗稿费的愧疚感。

回想写稿的这几年,这个动作已经成为习惯和例行的动作。

然而,写稿这件事,它确实带给我不少乐趣。每次完成一篇稿我就感觉无比满足,犹如又完成了一个重要任务似的。虽然每个月只需要完成两篇稿,但对我来说,它是工作以外的一个嗜好,每个月总有一到两次,我必须静下心来,找个幽静又有情调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回想最近的事,然后挑选出来,再用文字加工和整理,才写成一篇文章。

写稿,成了我持续创作的一个督导和动力。我非常感谢编辑姐姐——月璇姐这些年给予的机会,从十七岁开始持续写作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她提供了我一个非常好的创作平台,除了中学华文老师林雄高老师,她就是我写作生涯的伯乐,总是给我很多机会和理解,感谢您,月璇姐!虽然这些年与您见面也只有区区几次,但是每次都感觉特别亲切和喜悦!感谢您这些年给予的鼓励和包容!

其实那天跟编辑姐姐坦承没东西可写后,我有好几天都坐立不安,一直在问自己,真的到了跟绿频道告别的时候吗?

对我而言,绿频道有血有肉,它陪我度过无数个敲文打字的岁月呢!好不舍得呀!

另外,我的部落格每次放的,都是每个月在绿频道刊登的专栏稿,这下停写了,看来我的部落格不是每月更新了,或许是要等到每半年更新一次了!一想到这个,不由得叹气呀!
 
再见了,亲爱的绿频道!
 
——————————————————刊登于 中国报  绿频道 27-5-15

2015年5月12日星期二

期限


  
图片来自网络
 
   很久以前,我就发现自己有个很可怕的坏习惯,那就是极其快对一件事物感到厌倦。

       有个时候我迷上了吃云吞面,几乎可以天天吃云吞面也不会觉得腻,这样天天无云吞面不欢的日子过了大概两个月,在没有预示的一个下午,我如常买了大碗云吞面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忽然一阵恶心的感觉从胃里翻腾出来……从此,我就吃不了云吞面。接下来的我戒云吞面一连戒了大半年,每次几乎听到云吞面三个字也叫我感到恶心。

       后来我又迷上一种T字牌的消化饼,饼面上搽有浓郁巧克力酱那种,也是几乎每个星期要到超市两次买那种饼干,每次无论饱或饿,我都会吃一两块消化饼解馋,有时甚至一次性吃完半筒消化饼,吃得自己撑得快饱死的程度才肯罢休,也同样不过两个月的期限,我就吃腻了这种消化饼,至今有好几年没吃过了。

     我玩网络游戏也是这样,可以没天没夜地玩上两天两夜,玩得两眼冒金星,患有爆炸性的偏头痛……然后就会在第三天某个时刻忽然发现,玩网络游戏根本没什么实际意思,最后一气之下就删除手机上的软件,从此完全不沾手。

       有时我也非常懊恼,这样从极致喜欢极其厌恶的态度,这变换过程往往挨不过几个月期限的个性,实让我本人无法适从,更何况是身边的人,更觉得我的性格乖张。

       后来我发现,几乎每一件事物都有一定的固打额度,我是太快把固打消耗完毕,厌倦感提前到访。

       最近最让我懊恼的是,明明做得好好的工作,学生顺服可爱,工作也应付得游刃有余,但我又忽然觉得对教师这份职业感到厌倦了,对环境感到审美疲劳了,辞职的念头几乎每半天就来拜访我一次,让我很是懊恼又烦躁。

       我最近常问同事的一句话,就是如何对工作培养持续的热情?我现在觉得自己是个怪胎,为什么这么容易感到厌倦?问了好多人,都没有找到答案。

       你,可以告诉我吗?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13-5-15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