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

不看书的悲剧








   不知何时开始,我竟然变成“翘家”一族!每天放工,我就和同事们约好,准备往另一站——时代广场星巴克前进!不要以为我们是约去喝咖啡高谈论阔,我们是去完成一项壮志……说出来肯定要让你笑的,但我们又不得不这么做……

       我们是相约去批改作文!也许你会诧异,不过是批改作文嘛,有什么大不了?同志,我从前也如此“天真”地怀疑同事们绘影绘声的形容“简直是一件恐怖的苦差”!改作文嘛,虽然眼力吃重,但不至于达致“恐怖”吧?

       原来我这么想,真是大错特错!                    

       当我批改高中小孩的作文,我才知道,同事说那是“恐怖的作文”简直是斯文透顶的讲法。我现在才见识到,在吉隆坡念独中的小孩有多忙,忙到一年可能都读不上两本课外书!这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事吧?刚开始我匪夷所思,他们有这么忙吗?但经过三个月的观察,我确认了他们可悲又可怖的忙碌高中生涯,也见识到那背后的辛酸……你想想,那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呀,他们每天要从早上七点半开始,一直上课到下午四点十分;还要加上课外活动,有些放学了还有补习班,补习班回去后还要做作业……那些勤快的,也许来得及把作业做完,但绝没有看课外书的精力了……

       这些事跟我批改作文有什么关联呢?

       唉,那绝对是息息相关呀!他们不看课外书,那他们的语文能力就停滞不前;而且还有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现象!我和同事核对过高中生和初中生的作文,竟然发现一件可悲的事情!就拿“开心”作为例子吧!

教初中的老师问初一生:“如果要形容一个人开心,除了“开心”两字,你们还想到什么形容词?”“兴高采烈!”“雀跃万分!”“手舞足蹈!”

同样的问题我问了高一高二(中四中五)的学生,他们沉思半响,竟然说:“很开心?”“够力开心?”“非常开心?”

看到差别了吧?为此,我还特地去问图书馆主任:“我们的学生喜欢看书吗?”图书馆主任沉吟了一下,说:“喜欢!”我诧异极了,难道那是我的错觉?不对,我在任教的班级调查过,上高中以后,他们确实没读过几本书!

我小心翼翼地问:“是哪一些学生借书借得比较勤?”她说:“都是初一初二生!”

唉,终于找出事实来了!怪不得!真怪不得他们到现在的写作功力还停留在初中(甚至是小学阶段)的手法!我还记得批改第一次有关写人物的抒情文,撇开破落的文句结构不说,竟然有半数以上以类似小学的人物介绍法“一双圆圆的眼睛、不大不小的嘴巴和一个中等的身材”做人物形象的开头!

我记得作文派回去,我把他们着实地数落一顿:“你们是在写小学作文吗?!”那些可爱的高中生憋着笑把作文纸领回去,还回了我一句:“老师,人物不是这么写的么?”

唉,你现在知道我们有多无奈了吧?在学校和同是教语文的同事见面,我们从不寒暄“吃饱睡得好不好”这回事,我们关心的永远是“作文改完了吗?”然后不用等到对方回答,大家都做了一个欲呕状……你若问我最近在忙什么呀?唉……委实告诉你吧,我最近可敬又可怜的青春,就花在我们可爱又可恨的少年少女们强说愁的句子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刊登于 中国报 绿频道 13-3-13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