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6日星期四

年间计划





 
    今年新年前一直都在忙,以致没好好享受到新年前夕的气氛,那是以往我最期待的时候。

        可是,今年我忙得焦头烂额,大除夕前我们还在上课,放学前一刻我还在叨叨絮絮地交代学生,新年假期不能只顾着吃吃喝喝,要记得温习,事因春假回来就是期中考了!

唉,其实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像个老太婆一样,今年我什么都来不及准备,甚至连新衣新鞋子也没买。不知是不是年龄增长的关系,现在过年,好像变成一个假日而已,让我在年间喘喘气,完成我日常没做完的事情。

        今年春假回到家,我不再在乎家里有没有办年货,我只是想坐下来好好地喘喘气,再好好计划一下,这几天应该完成的工作。天啊,这么想我其实又被自己吓到,我何时变成工作狂了?这是件好事或坏事?

        我无暇兼顾这些。

我亟亟地列下一个待完成表,誓言旦旦要趁着这个春假完成:小说至少完成三章共一万三千字、批改五十五篇作文、出完一份高中考卷、写一篇专栏稿……

        列下这些完成事项的时候正是大年除夕,我听着除夕夜的鞭炮,觉得时间非常充裕……写这篇稿的时候是大年初四,我一看这个待完成表,又想滴下几滴矫情的眼泪! 因为除了小说写完一章多大概六千字以外,其他的事项还原封不动啊!

        这就是新年!我还以为我的意志力会比学生坚定一些,我还以为我一定可以好好利用这个春假……我还以为我一定会及早完成这些事情,开学就能骄傲地翘着脚,冷眼旁观那些新年只顾着吃喝玩乐,不停自拍放上面子书的学生如何呼天抢地。

        唉,这一切真是我以为而已!

现在回头想想,我其实一直都乖乖地呆在家,整个新年都不怎么出门,除了大年初一夜找了一班认识二十年的老同学哈拉了一个晚上,初二和旧日同事聚会,再和大学同窗聚了一会儿,其他的日子都是把自己关在家里,努力地在电脑上敲几个字。

        现在我几乎都不敢出房门了,因为我害怕看到从吉隆坡几经波折和辛苦搬回的那个大书包,里面装满了五十几篇令人头疼又尚未批改的作文,还有因为要出考卷而千里迢迢搬回来的语文课本……每看一眼,那书包似乎有意无意地提醒我: “你忽略了我!

        写完这篇稿,我决定走出房门那一刻,继续无视那静静待在角落,可怜楚楚的书包。
 
                        ——————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25-2-14

2015年2月1日星期日

2015年

                                                                        相片取自微博


           开学至今接近一个月了,我到现在还在努力适应……一觉起来,我忽然成了52个“萝卜”的“妈”了,这感觉还是有点怪,从此他们在学校的所有行为和喜怒哀乐忽然和我有关了,这种感觉很怪……他们看起来适应得不错,还懂得察言观色;而我,还在错愕中学习这段新关系。

           亲爱的校长,你还真考验我呀!不过我也蛮欣慰的是,他们还是可以教也乐意学的小孩,至少还愿意下点心机学习,也相当活泼,乐观,可爱,受教;虽然有时难免少了一点点小自信,但是只要给予相当的鼓励,他们还是可以做得很不错的。

           我对他们的期望是,多放点心思在学业上,可以快快乐乐,和和气气地过完今年,顺利升上高二。

          第一次觉得这个新年有点味道,当妈的味道,是有点怪怪的,希望我今年不要变成可怕又可怖的魔女。

          

给他们做的温书卡



ps:我还是很想念以前那些“小”字辈的顽皮们呀~~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