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1日星期一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趾,腰椎,手臂和手指,身体各个小零件好像说好一起合起来报复我,让我拖着老残的身体去找脊骨治疗师叨叨絮絮地投诉,这边痛那边酸,像个九十岁的老太太投诉关节疼痛的语调。

等所有关节都调好后,第二早我发现左臂痛得抬不起来,奇怪的是,平时我甚少用这个臂膀提物,多数的重物每次都请右臂代劳,左臂它是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地酸痛呢?噢,我终于想起了,我常常用它单手抱我那接近20公斤重的小外甥女,有次还忘情地抱着她走了半圈的马六甲森林保留区;现在,这个痛是来提醒我,赖小姐,你不要不知量力。

好不容易等到酸痛退了,我发现自己又落枕了。天啊,身体,你可以少给我玩笑吗?我这么爱惜你,最近几乎定时去给脊骨治疗师调整呢,你是这样报答我的吗?我这几晚天天贴膏药布睡觉呢!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想耻笑自己呢!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偏偏喉咙疼和咳嗽也开始来凑热闹。这两天我不知吃了多少维生素C,几乎把我平时一个星期的量都吃光了,也不知喷了多少舒缓喉咙疼痛的清新剂,但它还是在晚间折磨我到半死,让我无法酣睡。

我妈刚刚到后巷採了两片极苦的草药,看着我捏着鼻子和着水吞进了肚里。

哎,六月,请你高抬贵手,不要再这样作弄我了,好不?

2018年6月8日星期五

大人们为什么要给小朋友讲故事






我的小外甥女还没3岁,很多道理跟她讲不通。

比如我无法让她明白,为什么出门时一定让大人给牢牢地牵着,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坏人”或“会走失”这个概念。

我们习惯给她讲故事,看绘图。

我发现很多小朋友听得懂故事,其实这正是大人们可以善用的地方!

最早的时候,我习惯跟她讲一只叫“阿诺”的小熊,因为出门时不牵着妈妈而跟妈妈失散的故事,并给她看阿诺与妈妈走散后大哭的图片。

在她小小的头脑里,大哭是一种很可怕的状态,尤其是看到阿诺找不到妈妈,特别同情阿诺。
所以每次给她讲故事后,我都会问她,“要是去很多人的地方,你要不要让阿姨或外婆牵着?不然就会像阿诺这样,找不到阿姨或外婆哦!”

她点点头,改次她妈妈忙的时候,她跟我出门,都愿意让我牵着她。

故事真的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功效,所以,那些为人父母的朋友,别再跟你家的孩子说那些硬生生的道理,多给他们讲故事吧!



#这小朋友像我吗
#大家都说她是小版的我
#很多人甚至怀疑是我生的哈哈哈哈我妹妹听了会不会生气

2018年5月28日星期一

写作小习惯





每次写完一本新小说,在还没交给编辑前,我都习惯先把它打印出来,然后用蓝笔和红笔自己校稿至少两次。

用红笔,这种习惯是当老师的时候积攒下来的。

这个时候,我会选一个安静的cafe,点一片蛋糕和一杯咖啡,用一个下午先校第一遍稿。
第一遍是采读者的眼光去看这篇稿,第二遍则是取编辑的角度去读这篇稿。(人格会不会分裂,哈哈)

校稿多数是比较轻松的,因为所有的痛苦多数在写作时耗光了。

这和写作的时候不一样。

写作时我对环境比较有偏执,很少在cafe写作,因为我很容易分心,很难在外面感觉安定,总会被旁人的脚步声打扰,或被别人的说话抢去注意力。

所以,我总是很羡慕那些可以在Cafe写作的作者,因为这样环境配上写稿,给人优雅的氛围,读者犹如可以在作品中闻到一丝丝的咖啡香。

我呢,写得最酣畅的时候是夜阑人静的午夜,在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时刻,你在我的作品中或许看不到美丽的氛围……因为陪伴我的,不是咖啡,而是一大堆高脂肪的零食!
午夜啊,零食是美味,也是体型的冷面杀手!

:P 要改掉这个习惯了,每次写完一本书,我就肥了几公斤。讨厌!

2018年4月29日星期日

试读篇《这个天敌有点怪》

 
 
 
 
各位,还记得我是谁吗?
是的,我就是永远帅气迷人的小黑侠!
记起我了吧?如果你的记性再好一点,一定也还记得,我外表看起来虽然像一只一个月龄大的“袖珍黑猫”,但实际年龄绝对是比脸蛋年龄还要大得多的!
对了,我现在是一只五岁的成猫了!
也许你会有疑问,五岁的成猫有多大?呃…… 换算成人类年龄的话,大约是三四十几岁。
这是不是让你有点意想不到?
当然,还有更让你意想不到的事,那就是…… 我跟猫妹妹终于在一起了!
什么,你早就预先料到我们会在一起?
好,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件更震撼人心的消息:再过几天我即将当爸爸了!
这绝对是一个让马六甲老街区所有野猫都惊讶的大消息。
最近,我变得异常忙碌,要不分昼夜地小心侍候大腹便便的猫妹妹,她近来胃口比以前大了许多, 总是喊饿。因为她行动不方便,所以我就担起了找食物喂饱她的责任。其实除了这个任务,我还时不时要应付在半路把我拦截下来问东问西的野猫们。
这些野猫当中,有些是我认识的,有些是我不认识的。
这一天,我好不容易抓到一只倒霉小老鼠,正赶着要把他送到猫妹妹那里时,没想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在我前方的不远处候着。
又是一只挡道的猫!
我放慢了脚步,有点不耐烦地叹了一口气。
“喂,小黑侠,想不到美丽又温柔的猫妹妹会选上你!”那只叫“花花”的野猫拦着我的去路。“我想来想去,一直想不通,你到底有什么能耐, 可以赢得全马六甲老街区最漂亮母猫的青睐?”
“花花,这是你这个月第九次问我同一个问题了!”我衔着小老鼠说道,“快让开,猫妹妹正等着我回去…… 你知道孕妇不能饿着!猫妹妹饿着时的脾气可不是好惹的!” “不,你今天不说清楚,我可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你。”花花慢条斯理地表示,“上次你说是因为你帅的缘故,但我想了一下,全马六甲比你更帅气的公猫举目皆是!”
花花的话激起了我的好胜心:“是吗?这老街区还有比我更帅的公猫?”
“你面前不是正站着一只吗?”花花把下巴抬得高高的。
“你是说…… 你吗?”我把口里的小老鼠放到地上,说真的,刚刚一边衔着他一边跟花花说话, 实在有点累。
幸好小老鼠刚刚断了气,把他放在地上也不要紧,他不会再逃跑了。
“是啊,不然还有谁?”花花索性卧在地上, 然后用舌头梳毛。
“你是在跟我说笑话吧?”我看了花花一眼, 他虽然算得上是一只好看的公猫,但若是跟我相比, 我感觉他还是输给了我!
撇开外表不说,花花在哪个方面都比不上我!
尤其在性格上,他总是冥顽不灵,同样的问题总要问几十次,他的啰嗦是马六甲野猫圈子里赫赫有名的。
我呢,不仅果断勇敢,眼界又比其他野猫广阔, 是猫界里的翘楚,猫妹妹告诉过我这就是她喜欢我的地方。
其实就算猫妹妹不告诉我,我对自己还是信心满满的。
“小黑侠,你觉得我和你若是来个公平竞争, 谁会赢得猫妹妹的芳心呢?”花花看起来不像在说笑话。
废话,当然是我!
我很想喊出这句话,给他当头一棒,但还是硬生生地忍下来了。
为了不耽误给猫妹妹送食的时间,我用恭维花花的语气大喊道:“谁不知道你花花是这马六甲老街区鼎鼎有名的大帅哥?”
这阵子相处下来,我发现当花花变得难缠的时候,最容易打发他的方法,就是顺着他的意说话。 “这还用说?!”花花昂起头,眯着眼睛说道。
乘花花得意洋洋之时,我快速地从他旁边溜走了。







我回到了家。
猫妹妹等我等了老半天,现在正趴在一张石椅上,朝向马六甲河微波粼粼的河面打盹。河的对岸是一排店铺的后巷,店铺墙上有着一幅幅美丽的壁画,但看来并没有吸引到猫妹妹的目光。
也许是怀孕的关系,近来猫妹妹比以前更嗜睡了,整天懒洋洋的,动都不想动。
“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我朝猫妹妹喊了一句。
猫妹妹缓缓转过头,轻轻瞥了我一眼:“黑哥哥,你太迟了,我已经吃饱了。”
“对不起,我已经用我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了。” 我有点内疚地说道,“对了,你刚刚说,你吃饱了? 你吃了什么?”
“那只死麻雀呀。”猫妹妹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是说,躺在老黄家后巷的那只死麻雀?” 我惊呼。
“是啊。”猫妹妹眯起双眼盯着河面,这个傍晚平静无风,河面不时出现几层小涟漪,那是河内小鱼游向水面呼气造成的。
“那只麻雀是吃到有毒的食物死的,你去吃他, 不就…… 不就……”我说不下去了,忧心忡忡地盯着猫妹妹隆起来的肚皮。
“我太饿了,顾不了这么多,”猫妹妹任性地说道,“况且,那只麻雀中毒而死也只是你猜的, 不是吗?”
我叹了一口气,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
果不其然,到了半夜,猫妹妹的呼叫声把我从睡梦中喊了起来。
“肚子疼!”猫妹妹把身体蜷缩起来,呼吸急促地表示,“很疼很疼,我快不行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翻阅 赖宇欣 “小黑侠”03——《这个天敌有点怪》。****​
【购买链接】 www.odonata.com.my/An-Odd-Enemy

2018年4月26日星期四

小黑侠系列丛书的背后故事


#15年前那只狂追我的黑猫给我的启示




15年前我刚刚考上马大中文系,第一个月就经历了一件异常诡异的事情——一个傍晚,我正要应室友的约而走向宿舍的大门口,半途就遇到一只青眼珠的黑猫,我因为生平特怕黑猫,所以忍不住喊了一声,结果那只黑猫不晓得是不是被我的叫声惊吓,还是有别的原因,它竟然毫无预警跑向我……然后出自本能反应,它追,我逃。

我一面逃,一边想我不能只逃不呼救命,就这样我一面逃一面叫“tolong”,结果这个举动被在宿舍大门口聚会的舍友当成笑话——当时我呼叫救命的声音很惨烈,结果他们循声却看到一个很滑稽的画面,一只小黑猫追着一个大呼小叫的女子。

我一路逃到宿舍的门口,因为见黑猫没有放弃追我的意思,于是到大门口后我又绕着圈跑(实在不想再逃下去,宿舍是依山而建,再逃就是下山了,当时天色已晚),当然一面跑我除了生气,还觉得莫名其妙,再被在一旁舍友止不住的狂笑声激怒,我后来竟然恼羞成怒地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叫喊,直到累得跑不动停下来,那只追赶我的黑猫也赫然停下脚步,站在我前面呆望着气喘如牛的我。

当时我只有二十出头,真的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竟然遇到如此尴尬的事件,我更多的是愤怒,我把错误归咎在那只“错乱”的黑猫身上,认为它一定是“点错相”,认错了人把我当作它的玩伴。

往后我对猫有了新的见解——更加厌恶它们。但这种厌恶好像渐渐形成肉眼看不见的磁力,慢慢地我到宿舍食堂吃饭就有了新的“风景”——宿舍方圆几十里的猫总会在我吃饭的时候不知从何方冒出来,而且都选择坐在我的脚下。

天啊,这是何种折磨!我后来几乎不敢独自到食堂吃饭,我觉得上天好像特别喜欢跟我开玩笑,特别爱给我设计苦难。

殊不知这件事却成就了我后来的职业——提供我写《小黑侠》系列的题材和素材。
苦难是化了妆的祝福。

这一句话若你在15年前跟我说,我会觉得你在戏谑我,但如今它确实是我的见证~~那只狂追我的黑猫它确实是上天磨练我胆识的“黑天使”。多年以后它变成了一个祝福,在写作上提供我莫大的灵感,成了侠义的化身“小黑侠”。

这些事情是我很多年后才发现的。所以说,现在出现在我们生活的“坎”固然绊脚,但谁知道它哪天会化身成垫脚石呢?

花点时间和耐心经历吧,没准哪天我们越过这个坎,再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坎坷,却发现那是一道难得的风景。


《小黑侠》系列 预购详情: http://www.odonatabooks.com/

注: 有兴趣者也可以在全马大众书局等的红蜻蜓出版社丛书里购获

2018年4月21日星期六

月亮是我的好朋友


《小黑侠》《消失的猫》《这个天敌有点怪》主角小故事


小黑侠有心事时,常常会仰头看月亮🌙,也会向月亮倾诉,那是因为它当月亮是它真正的知己。它之所以拥有这样的情怀,是因为它是一只天才猫,它的心智比其他野猫来得成熟好几十倍,它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比较寂寞和独孤的,犹如天才诗人李白那样。

小黑侠4岁那年(在《消失的猫》里)决定向喜欢的猫妹妹告白前,它也是对了一整晚的月亮,练习唱它的“告白气球”。

在小黑侠自身陷于苦难时(在《这个天敌有点怪》),它也是抬头向它敬爱的月亮告别,由此可见月亮在它心目中占有绝对举足轻重的位置!

小黑侠对月亮的情谊,其实不下于诗人李白,差就差在小黑侠肚子墨水不够,没能吟写出《月下独酌》这么妙的诗出来而已。

但大家不能因为它是一只猫而小看它和月亮🌙之间的情缘。

#我在消遣小黑侠😜
#和月亮做朋友是一种浪漫的情怀
#我企图把小黑侠设计成浪漫才子但失败了
#小黑侠最后只是变成单恋月亮的天才猫哈哈😝


预购详情:http://www.odonatabooks.com/


2018年4月20日星期五

这句话

#这句话

《这个天敌有点怪》里有一句话是借助智者老安哥口说出的,其实原意是引用自一个我特别喜欢的身心灵学家奥修“谈恐惧与观照”的一段话,这些话曾经给处于低潮的我很多勇气和滋养,我一直想写个什么故事,借机会带出这段话的寓意,让小读者也有机会读到如此睿智的话语,从中得到些许领悟。

这次小黑侠面临猫的天敌——狗,狗就是它的“黑夜”,但为了帮助这只狗,它首先面对的挑战就是要“如何跨越恐惧”,然后当它发现狗其实没它想象中那么可怕时,它发现黑夜开始发光,那只狗喜欢它,它也克服了心中的恐惧跟狗相处了。

我希望借助《这个天敌有点怪》这个故事,陪伴和激励一些心中有所恐惧的人,让他们勇于面对内心黑暗之处,让自己的生活发光发亮。

#每个人都可以快乐生活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