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1日星期二

新年前的喃喃自语



    

                               
                                注明:照片取自网络



    天知道这几天我有多勤劳!

       勤劳得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几天一吃饱,我就努力坐在书桌前,等待灵感降临。

       大家也许不知道,我现在住的地方因为是租的,房内没有一个适宜写作的地方,所以每次写稿,我都要专程地出门,找个安静的咖啡厅,找个人不多的角落坐下来,然后专心地游览面子书,安分地等待写作灵感大驾光临。

        不知为什么,这几天不论怎么努力,写作的细胞就是提不起劲,好像那种久不发动的车子,费了好大地劲也发不起来,我以为,这是因为我还没吃甜品的关系,吃饱就纵容自己吃一个甜品吧!

       于是,我把服务员叫了过来,点了一杯咖啡,叫了咖也面包,用了超慢的速度吃面包喝咖啡,边吃边等写作灵感“on the way”狂奔到我面前……奈何我终究是个天真又烂漫的语文老师,这么痴痴等待了好几天,天天准时来咖啡厅报道,总是等不到那迟迟不来的灵感。


    我有些羞愧,想起平时总是用非常高压手段压迫学生在短短的两节课把作文写出来,然后要敲铃后马上交上……现在我终于尝到苦果了!

       当然,在这里我必须声明,编辑姐姐比起我这个冷面又无情的语文老师可温柔多了!

       这几天上班我一直揣揣不安,每次想到,我答应了编辑姐姐这两天交稿,但一个字都还没“生”出来,那种焦急呀,就和憋了一个星期还闹便秘的心情是一样的——又苦又急,但又不敢到处跟人家说!

       是呀,难道到处跟人家说,赖老师还欠编辑姐姐一篇“作文”么?学生知道了准要调侃“老师你也有写不出作文的时候呀”,同事知道了或要翻白眼“谁让你写稿,你的正职不是教书育人么”,所以,现在知道了吧,写不出稿的我是多么可怜呀!

       唉,我还是多写几句我努力等待灵感的夜晚吧,好博一下编辑姐姐的同情。

       这几天我坐了一生来最久的冷凳子,专心地在电脑前对着空白文字档,文字档都开了大概三个小时,一直是打了题目开了头,然后又删掉……这个动作重复了好多次。

       我的头发乱了。我的思绪散了。我觉得有点冷了。我嗅到很多二手烟。

       这是这几晚坐在路边咖啡厅打稿的遭遇,我把这个错误归咎于北风,因为新年快到了,北风吹得有些凶。

       北风,对不起呀,这次你就当一次冤大头,谁叫我姓赖呀!嘻嘻!

       祝大家新春快乐!

2014年1月7日星期二

又见新发型








    还记得两年前我把长发剪了,当时因为还在安亲班工作,无意中听到那些小朋友们关起门来抱怨“赖老师干嘛剪了一个蘑菇头”,没想到,同样的情景又发生了,这次是换了十几岁的大朋友。

       请问,老师的发型真的这么重要么?重要到要花十几分钟探讨?全班七嘴八舌地访问我去剪头发的动机?

       这是我的疑问。

虽然我真的很难接受这个新剪的发型,但悲剧已形成了,唯有等岁月慢慢冲淡我心中的痛。我觉得,这辈子再也不再踏进那家理发店了,因为我跟发型师严重沟通不良!

天知道新学年的开学前一晚我是多么虔诚地祈祷,希望黎明慢一点到来,然后在心中设想不下一万次,当学生看到我这个发型时瞠目结舌的表情……但无奈地,黎明一点都不同情我,它很坚定又快速地来到我面前,并且很无情地放亮整个天空!

没办法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进校门,迎面走来了一群学生,定眼一看,幸亏不是我教过的学生……我毕竟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接受学生们的惊呼。

但我知道,我终究要面对“丑媳妇总得见公婆”的状况的,恨只恨我没有时间让这发型长得自然一点,或等到我的心情可以豁达一些才面对事实。

唉。我好不容易熬到进班那一刻,我很庆幸我没有落跑,而是选择勇敢地踏进班。正如我所料,那群让我又爱又恨的猴子学生一阵欢呼,然后很惊诧地问“请问你是赖老师吗?”我知道他们就是喜欢看到我翻白眼,这些喜欢看热闹的学生!

       我很“自然”地笑了一下,然后说“大家好,我是新来的赖老师”,那群学生又惊呼:“那,以前那个呢?”

       “我哪里知道,都说我是新来的咯!”我没好气地说。

       “老师,你受到什么刺激,干嘛剪得这么短?”有学生问。

       “别说了,我不小心得罪发型师啦!”

       “老师,你要听真话吗?”一个顽皮的学生问。

       唉,天知道我真想说“不要”,因为我知道他会讲什么了。

       “要讲就快讲啦,我要上课了!”我懒洋洋地表示。

       “老师,你的头发剪了这么短……不过,还是一样美!”这小子还朝我眨眼。

       “吓?”听到这,我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了!虽然我知道这是一句假话……但我还是照单全收:“同学,你果然有眼光!”

       人,果然是爱听假话的动物,这句话,成功救赎今天的我,现在我走路时,不再头低低了……因为,我现在是一个剪了很美蘑菇头的赖老师!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7-1-14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