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6日星期二

记槟城某夜的一场雨



                                                                              小子,等等我呀,恐龙追来了……



    上个月的某个夜晚,我和友人和民宿遇到来自挪威的老外吃了夜宵后,正准备步行回民宿的那刻忽然下雨了。

没带雨具的我和友人对这突来的雨点又惊又慌,忙着“呼哇”乱鬼叫一通往屋檐下狂奔……慌乱中却见挪威人悠闲自在地在雨下漫步,好似这突来的雨点来得正是时候。
他见我们“夸张”的表情先是不解,在他眼中这雨点小得看不见;我们则对他快被淋成落汤鸡的事实感到焦急……雨点陆陆续续打在他的身上,他走在前边,我和友人越走越慢,用手掌在头顶遮遮掩掩,好像这样就可以阻挡雨点似的,后来我和友人索性不走了,打算在街边的屋檐下躲一阵雨。

这挪威男人叫哥尔,他一个人走在前面,没几下看不见我们的踪影,终于折回头找我们,看我们赖在屋檐下,诧异地问:“你们怎么停在这里呀?”

我和友人耸耸肩,“因为下雨了呀。”哥尔瞪大眼睛,“哪儿下雨了?”

我们看着他,再指指天空,心里有点啼笑皆非:“雨正在下!”
哥尔再次瞪大眼睛,一点笑容慢慢爬上他的嘴角:“这,是雨?”我和友人即刻大笑,心想这挪威人不是吧,挪威没下雨么,那不是一个冷毙的国家么?温差据说有五十几度的国家没见过雨?!

只见他摇摇头说:“这根本不是雨!”

我和友人面面相觑,然后在很短的时间却亟亟反驳:“这根本是雨嘛!”

“天,你们管这个叫‘雨’?”哥尔再次摇头,“在挪威,这个天气根本是小孩们出去玩乐的天气!”哥尔说完见我们不相信,又继续说:“当然,他们是穿着雨具出去玩,但大人们都很放心让他们在这种好天气出去玩!”

我们几乎不肯相信了,这种天气虽不是滂沱大雨,但下着牛毛细雨也不能算好天气吧?我告诉哥尔,“这好天气会让我感冒呢!”哥尔歪着头凝视了我俩的脸,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这,雨会让你生病?”那样子好像我刚刚说了世界上最滑稽的事,“是啊,就算是淋了几滴!”我说。

这句话我绝不夸张,从小到大我极少生病,但要是淋了几滴雨,我就会闹感冒,所以我绝不淋雨。哥尔的模样好像吃了一粒柠檬那么滑稽,他陪我们站在屋檐下,还在想尽说辞劝我们走,他不敢相信我们竟然要为了“几滴雨”耽误我们回民宿的脚程。

                                                                          吃夜宵的夜摊子,相片取自友人面子书


“我们住的民宿就在这条街后方,就几步而已,你绝不会被雨淋到的。”哥尔说。

我们摇摇头,决意等雨停,越看我们执意不走,他似乎越难受,即便使出了三寸之舌的功力,想极力说服我俩。屋檐下陆陆续续来了躲雨的人们,大家见他如此卖力地说服我们,又见我俩无论如何执意不走,听着我们的对话都掩着嘴笑,有一些甚至笑出了声音。

“你看,大家都躲雨来了!”最后我指站在离我们不远的躲雨路人说:“我们(指大马人)都不淋雨的!”

哥尔不可置信地摇头,指着路上漫步的洋人们说:“你看他们!”只见路上有一群洋人一边步行,一边欢快地仰着头,好像落在身上的不是雨点,而是温煦的阳光。我知道哥尔的意思,他是说走在这种天气底下根本是一种享受。

最后我们拗不过他,我讨了一些旧报纸,和友人将就着盖在头顶上,又一阵风似地跑,打算跑回民宿,也没多管哥尔……哥尔悠闲地走在我们的后边,笑着摇头看我和友人奔跑躲雨情景。




                             和友人合照,谢谢她替我拍了许多好看的照片



回到民宿后,哥尔跟我们道晚安,表示第二天再见;我们告诉他说我们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他和我们握手道别说:“我会记得你们,”然后顽皮地挤眼:“因为这场雨!”


                                        我们落脚的民宿。 照片取自哥尔的面书

哥尔最后走到哪里去了呢?在同吃夜宵时他说了一连串大概三四分钟长的各地方地名,多数都是很陌生的地理名字,这些地名都是他已经或即将旅行的目的地……忘了告诉你,他是一个放了自己两年长假的“旅行人”!

这两年就用来专门旅行!

我在面子书加了他,现在还在看着他持续旅行拍下的照片。


————————————刊登于 《中国报》  绿频道   17-10-12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