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感谢所有的际遇








今年我终于狠下心来,辞掉了老师这份职业。
这是我考虑一年多的重大决定,是的,对我来说,是重大的。
从象牙塔出来,已经有九个年头之久了。我也这样摇摇摆摆晃了九年,在教育界打滚了九年,误了不少子弟,我有点害怕,一直以来,总是觉得自己不是当老师的料子。

但也“不小心”做了九年老师。

我总觉得自己比学生懒散,比学生疯癫,比学生幼稚,比学生好玩,这种个性为人师表好像怪怪的。

我最常听到学生惊呼:“怎么有你这样当老师的?”我才发现,老师必须比所有人正经。
那对我来说,似乎是一件难事。

这几年做错了不少决定,骂过很多学生,对学生发了很多不该发的脾气,可怜学生常常要忍受我这些臭脾气。

学生总是善良的,可爱的;也是善忘的,我骂过他们,时隔几个月再问他们,他们笑嘻嘻地问:‘有咩,我忘记了!’我庆幸自己遇到大方又宽厚的学生。

其实每次骂过他们,我心里都非常不好受,雾霾要好几天才会渐渐散去。

以前初出茅庐,我还打过学生,现在回想起真觉得不应该,因此悔恨不已,但是已经弥补不回来了,他们都已经长大了,现在都是二十一二岁的青年小伙子了,希望那些可怕又狰狞的样子他们不要记着。也衷心希望对他们的成长没留下可怕的印记!当时太年轻,不知道还有更多更有效的教育方法。

以前很害怕在路上碰见他们,我害怕跟学生聊天,我怕烦,怕与人寒暄,我妈知道我这种心态都摇摇头。

我是个不成熟的老师,但很庆幸的,我总遇到成熟的学生。

他们热情,活泼,不计前嫌;很遗憾,我恰好与他们全相反。(这么不足的人,还来当教师?很可笑吧~~)

上天对我不薄,我现在认真想想,很感恩所有的际遇。我遇到过很多善良的人,肯教导我、肯原谅我的过错、肯包容我的臭脾气、肯对我报以美丽的微笑,肯尝试理解我。

我曾经遇过很好的家长,也遇过不讲理的家长,以前被学生气得睡不着觉,免疫系统出现问题,全身起了很多奇怪的斑点……也被学生指名道姓在网络媒体上抹黑……这些充实又血淋林的经历现在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磨练。

我以前总是粗心,大咧咧,自以为是,遇到这些事也是注定的,它们来教育我,提醒我。

现在回想起,我感谢每一个经历,每一个美丽的相遇,真心地感谢它们,它成就现在的我

今年学期结束,我收到两个家长的简讯,说希望我再考虑留下执教,我惶恐又感慨,要是他们知道我这样的心理状态,还会认为我适合当老师吗?(无论如何,感激他们的肯定,哈哈。)

在一个和学生谈天的夜晚,快二十岁的学生们问我,今后不做老师,还有什么打算?我耸耸肩,说不知道。

(情况好像倒反过来,他们像师长那样问我今后的打算。)

我真的不知道未来怎么样,我仿佛又变成那个进大学前的状态———茫然、不知所措。

十年后,我又变成十年前那个任性的小女生~(天啊)

有时我会问自己,这些年我学了什么?
我学到了臣服于大自然、学习温和一些、学习尊重每一个个体,就算他是一个很微小的生物。

用了大约十年学这些,我依旧感谢我学习到的课题。
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若你问我,我或许还要耸耸肩,等我把遗失已久的热情找回来再打算吧~在这之前,就允许自己放一个long vacation.


7 条评论:

  1. 在longvacation这段时间寻找心中的自己,让住在心中的那个顽皮小女孩继续快乐乐观,你是最棒的 !<3

    回复删除
    回复
    1. 亲爱的,谢谢你这句话,这句话很重要~~很有感触!心中那个拒绝长大的小女生出来捣乱了,我要陪她玩玩~~谢谢你这句话,瞬间疗愈我<3
      祝福你,祝福我,祝福每一个人~

      删除
  2. 宇欣作者,我剛中學畢業,想問你關於升學的資訊。之前讀過你的小說,知道你畢業於馬來亞大學的中文系,所以也想了解申請馬大的條件。剛剛畢業,真的很迷茫。

    回复删除
    回复
    1. 可以的,请电邮给我yipching7@hotmail.com

      删除
    2. 已經電郵了。 :)

      删除
  3. 马大中文系在拼命招生,这届希望多收,系主任亲自发的消息,哇吓在传。

    回复删除
    回复
    1. 你好!感觉您是我的学姐~~哈哈,学姐好!

      删除

试读篇《这个天敌有点怪》

        各位,还记得我是谁吗? 是的,我就是永远帅气迷人的小黑侠! 记起我了吧?如果你的记性再好一点,一定也还记得,我外表看起来虽然像一只一个月龄大的“袖珍黑猫”,但实际年龄绝对是比脸蛋年龄还要大得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