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3日星期日

马币一百五十元游香港







香港给我的印象很好,在还没去之前。小时候因为港台电视剧看得多,所以对香港很多情景也抱有莫大的憧憬和期待。

暨大华文学院内有很多香港来的留学生念预科,因为香港离广州不远,约两小时的直通火车就可以到达了。这次因为和友人早几天回到广州,于是我们计划到香港一日游。早一日我们就到中国银行兑换港币,打算坐火车到深圳从罗湖关卡进港,为的就是省下五十五元马币的直通火车交通费。

我还记得出发的那一天很冷,我和友人穿着大衣出发,走了很长的路去撘火车,进了罗湖关卡,从红磡地铁站撘去深水埗,为的就是旅游杂志里介绍的一碗云吞面,皇天不负有心人,面后来是找到了,但吃下去却没有预期的满足感,可能因为个人口味有异的关系吧,店铺外面却贴着一张又一张老饕食家的合照,吃过面我和友人面面相觑:“有书本讲的那么好吃吗?”


 
黄大仙庙
吃过捞面,我们决定到黄大仙庙走走。一踏出地铁站就遇到一个壮健的老人家,拿着香枝要我们“帮衬”,我摇摇头,因为口袋里只有银行兑换回来的五百元大钞,没有五元零钱,哪知老人家气愤地骂:“怎么花个五元请老人家吃个面包也不肯啊!”我有点生气,又再问友人有没有五元零钱,算给她买个面包也好,但恰好友人身上也没有零钱,我们表示无能为力。哪知老人家很不客气地表示不满。老人家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实在令人吃不消。

香港人是怎样的呢?依据旅游书说,他们是早期的广州移民,性格是比较勤奋和急躁。香港人勤奋这个特质不容置疑,但急躁的性格更为显现。在女人街逛时我们走马看花看街边货品,发现市场卖的都是一些广州市场的货品,偶尔停下来看一看问一问价钱,若对价钱不满意打算离开时,售货员是要骂人的,好几次我们也被骂了,也看到一些外地游客被售货员骂。
 
黄大仙地铁站
累积了几次被骂的经验,我对香港的好印象被磨光了;加上有一次因为看路牌而慢下脚步,被后面一个拉货的人用连绵不断的粗口问候,刹那我对这个地方忽然失去了玩乐的兴致。也许是生活压力所致吧,此国度的人民缺乏耐性,笑容也少,加上物价也比广州要高许多,虽然整个城市架构看起来却与广州相近,但半天下来,我发现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广州的脚步。

香港市民的笑容难得一见。纵使香港的城市规划方面比较有秩序,但人情风俗气息还是广州的较为熟悉和温情,香港人的生活压力可能太高了,人的脾气相对也要急躁得很!这是我香港一日游的心得。

由于下雨的关系,我们是在细雨纷飞的情况下走完星光大道,看那一百多个名人的手印,弄得满脸是雨点,雨伞也被狂风吹翻了,可说是又冷又狼狈。

回来后我决定把用剩的港币兑换回来,虽然这样做很不划算,但因为这一趟香港游不是一个愉快的旅游经验,我想,我未来的十年应该不打算再旧地重游了!

港式云吞面


走了一天也累了,但心情却没有因为玩乐而得到满足,只有一肚子的失望!可看看口袋,算一算身上的现金,其实这一次游香港我的花费也不大,区区马币一百五十元就从香港玩一趟回来了,除了虾子捞面,我们沿路还吃过臭豆腐,咖哩鱼蛋,蛋挞和驰名的菠萝包,对这些小食还觉得满意,但没有惊艳的感觉,但回头一想,整个旅程的花费包括交通和吃用也仅仅花了马币一百五十还有剩,嗯,算是一次廉价的旅行吧!也好,也算圆了一个港剧梦!哈哈!


————————2009年记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