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9日星期日

2009年旧稿——玩乐,才是留学的主题

摄于广州
  



 

当同龄的朋友都忙着事业或人生大事时,我有幸地领了汉办的奖学金飞到广州念硕士课程,开始了我人生第二个象牙塔生涯。这是一个怎样的选择呢?
到目前为止,我只能说,这是一个玩的选择!选择逃离柴米油盐的束缚,来到烦作业太繁重,只愁没时间玩的状态!
我从来没有这么爱玩过!
当然,课业也非常繁重;但到了这个念书的阶段已经没人会叨念你,一切只看你自己!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而且都是到社会打滚些许年头的成年人,一下子又回到莘莘学子的状态,过着有宿舍门禁的日子,那真是百味掺杂的滋味!
首先,我必须在午夜十二点前回到宿舍,否则会被宿管叨念!这真是一个滑稽的情景,门禁本来设给那些未满十八岁前来念预科的学生,我这个快步入而立之年的“欧巴桑”忽然也有人来管我回家的时间了(在家妈妈都不管了),感觉自己忽然从“安娣”掉入“灰姑娘”的时光隧道!
可是我还是一样地玩!顶多和约我出去玩的朋友抱怨和叨念,我不能太迟回,因为我现在是灰姑娘!朋友听了总是笑,尤其一听到n年前和我同龄的大学同窗现在已经是3个小孩之母,反观我这个“大龄姑娘”还被学校宿舍捧在手心上呵护地管教着!真是同人不同命!当然,大多数时候我因为迟回而被宿舍阿姨叨念和警告时,表面还是透露一丝抱歉但其实心底总是在狂笑不止!
中国是个富有文化气息的国家,玩的地方不止是肤浅的主题乐园等之类的,其实随意一个寺庙或公园或步行街,已经够你玩上一天了!所以我还是常常冒着被宿管阿姨叨念的危险,忐忑不安地大玩特玩!
这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我无数次厚着脸皮敲响宿舍的大门,等着打盹或是已经酣睡的阿姨前来开门,甚至和几个轮流值班的阿姨都稔熟了,在等她们开门那一刻或是严厉或是唠叨的嗓子说我几句,这时我总是识趣地低着头扮出一副“我知错了”的抱歉模样,然后趁阿姨锁门时轻盈迅速地奔上楼……常是锁上房门那一刹那我觉得滑稽又有趣,这些阿姨怎么老是把我当成未成年少女那样管教!想想也觉得有些得意了,若是我外在看起来和实际年龄相符,她们才不好意思说我呢!这样想我又有点安慰了,她们会唠叨我那是因为我看起来很水嫩吧?
来到我这个年纪,这个念书的阶段,有作业时我们已经会自动自发地去做了,不须任何人唠叨或监督;但也因为玩过头了,常常被迫焚膏继晷,熬夜把作业赶出来!做作业的夜晚是异常难过的,但若是这时你问,后悔了吧,玩得这么凶!
我总是要摇摇头,才不呢!现在不玩还等几时?哼,明天,明天一早我又约了朋友出去玩!作业,还是留到明晚才烦恼吧!
现在不玩,难不成要等到人老色衰才抖着无力的双腿去玩?当然,我总记得,十二点前回来,像穿着玻璃鞋的灰姑娘那样,赶着回来被守在宿舍门口的阿姨干瞪眼,然后把赶到一半、第二天要呈交的作业结一个飞扬漂亮的句点!


——中国报2009年留学记  旧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试读篇《这个天敌有点怪》

        各位,还记得我是谁吗? 是的,我就是永远帅气迷人的小黑侠! 记起我了吧?如果你的记性再好一点,一定也还记得,我外表看起来虽然像一只一个月龄大的“袖珍黑猫”,但实际年龄绝对是比脸蛋年龄还要大得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