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4日星期三

公寓怪事一二




                                                             图片来源:网络



    忍了一年半没有家具的日子,我终于鼓起勇气搬家了!

       之所以说“鼓起勇气”,是因为左思右想了好大半年,一想到要独自搬去全然陌生的地方,和一群“未知数”屋友共住,我又有些迟疑,但没有家具的日子实在无聊,我每天都在外面溜达至三更半夜才回家,务必等到累透了,可以回家往床上一倒蒙头就睡的程度最好,这样的日子过了大半年,我除了二房东的脸,其他的屋友长得什么样子全然不知。

       记得有一次,我在电梯里遇到一个发型非常标新立异的男性,吉隆坡虽然时不时能见到打扮非常前卫的人,但我这个“山巴妹”依然觉得突兀,一直抑制自己别去瞄人家红色的卷发,结果一到我居住的楼层,我发觉红发男一直跟踪我,我感到惶恐非常,一直等到他跟到我宿舍门口,我再也忍不住了,转头欲狠狠地瞪他时……竟然发现他手上拿着跟我一样的钥匙准备打开门时,天知道我们竟然是同住一间屋子的屋友!

       诧异吧?这就是我闹过的笑话,也是住在吉隆坡可悲又无可奈何的写照,我们都不认识住在隔壁屋的邻居!我还记得住进这间没有家具的屋子第一个星期就发生了一件让我啼笑皆非的事。话说我发现自己晾在洗衣房的内衣裤不见时,才意识到十分钟前听到的怪异声缘由,猜想应该是哪个奇怪的家伙拿着长棍勾走晒衣绳上的内衣裤吧,令我百思不解又纳闷的是,那绝对是一身非常旧的内衣裤,我还在想穿多一次就丢掉了……算了,这次它被偷衣贼青睐,肯定是偷衣贼的眼光出现了“审美变态障碍”,我就当“迟来的圣诞礼物”送给他好了……被偷走内衣裤我还没觉得什么……问题就是当我准备出门时,发现门口地上静静地放着一张小卡片。

       这张小卡片上面只有几个字,我看了立刻火冒三丈,上面写着:“我拿走了你的内衣,欲取回请拨打016-XXXXXXX”的马来文字眼。我即刻拿着这张卡片气冲冲地到管理处投诉,想起自己当时的投诉言辞也好笑:“这个人太过分了吧?干嘛还留电话号码给人,哪个傻瓜会打回去?”后来管理层报警,叫我跟警员说,和警员言谈之中才知晓此公寓前一个晚上发生了有人在电梯内被打劫……警员忙着给那几个被打劫的越南小姐录口供,我这件被偷去内衣裤的小事就算了吧……后来,我又遇到了一宗“恐怖人肉闹钟”的事情,凌晨五点正,我宿舍对面门传来一阵让人鸡皮疙瘩的男人嚎哭声:“艾利,求你开开门,你可怜我吧……你要看着我从25楼跳下去吗?”这样的闹剧闹了足足一个小时……那个叫“艾利”的女生最终还是没有开门,最后那男生哭嚎了一个小时最终还是没有跳下去,他倒是把全楼层的人都叫了起来,大家都因为他起了一个早。后来我又看到管理层抓到一个偷鞋贼,警卫们围成圆圈训斥他,偷鞋贼竟然流着鼻涕和眼泪求饶……这一年下来,我在公寓内看到的还真不少!

希望这次搬家,可以和这些千奇百怪的公寓怪事说“掰掰”,接下来我想过一些恬静又快乐的日子了呀!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14-5-1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