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8日星期二

怪招百出




                                                          图片来源:取自网络



    我生平最怕烦,所以常常禁止学生有事没事喊“老师”,有时恶作剧的他们明明知道你的大忌,还偏偏拼命喊你,好不容易按耐住性子问他们“什么事”,他们只是傻傻地耸肩,说是“喊爽的”,弄得我几乎把白眼翻了出来。这些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我最讨厌的是,课讲到一半,就有一些学生大剌剌地从座位走出来要求去上厕所,也不懂得看时机,尤其讲到课文核心时被他们打断,实在叫我头疼。

       为了解决他们动不动上厕所的问题,我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后,制定了很恶心的规矩,比如上厕所前必须对着我称赞:“您是世界上最美最睿智的老师”,或是背诵课本最拗口的古诗,通常制定这么古怪的规矩后,往往比较有骨气的学生此时就打退堂鼓了,据他们说的,宁愿被尿急死都不愿意说恶心的骗话,听到这里我每每在心里暗笑,一点也不觉得生气,这正合我的心意!但一种米养百种人,有些学生就是什么话也说得出口,你要求的他不仅做到,而且还夸大其辞,外加煽情又搞笑的动作,上一个厕所还要表演单腿跪下,把赞美老师的话大声谱曲唱了出来……我的老天,此时我实在有些后悔了,本来还洋洋得意想出了怪招制止他们上厕所的,现在简直是自讨苦吃了,他们上一个厕所还搞花招,每每让班上的嬉笑喧闹,我又要费一番心思把学生的注意力“抢”到上课课题上,常常搞得我心力交瘁。

       为了制止他们动不动喊老师,我又想出了一个妙招,我说上作文课时不可以随便喊老师或问老师生字,我不要听到你们喊老师,这句话一出口我马上后悔了,因为那些学生就连老师也不喊了,直接喊我的名字,搞得我又气又好笑,后来我直接充耳不听,这时他们又想出了怪招,帮我按英文名字,直接“萝拉萝拉”地喊,我诧异非常,问他们为什么喊我萝拉,他们又乱笑成一团,抓了一个老实的学生来问,才知道他们暗地里讨论,说我和港剧里的《mylady》一个叫“萝拉”的恐怖角色长得神似,后来干脆帮我取了英文名,这还不得止,这个名字还搞得我执教的班级人人皆知,弄得我啼笑皆非。

       唉,现在的学生怎么就不怕老师的呢,这是我越来越郁闷的地方!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9-4-1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