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8日星期二

见招拆招


                                                               图片来源:来自网络





    这年头,老师对于中学生谈恋爱的情形早就见怪不怪了。科技昌明,面子书流通,学生们玩暧昧的情形已经是一种司空见惯的事情。

       我不肯在面子书加学生为朋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不想看到他们“大方秀爱”的照片,因为那些照片实在刺眼,也爱得太坦荡荡,让我们这些做老师处在一个实在尴尬的立场。

       现在的学生最喜欢就是动辄说爱不爱,而且特爱问老师“怎么看待中学生谈恋爱”的看法,我每次都在这个课题上刻意回避,都是说要看你怎么个爱法。我们最关心的终究是学生的情绪和课业,若持开明的态度,又怕他们爱得太热太开,忘了学生的身份,忘记自己还是未成年少男少女,一不小心搞出了人命就“呜呼哀哉”了!

       可是要是你不表态,学生又不肯放过你,于是我给了很多“很狗屎”的回应:“爱是每个人具备的本领,你们是可以爱啦,但是先把爱暂时停留在最初的阶段——喜欢最好了,不要太快确定你喜欢的对象,因为你处在一座森林,你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喜欢那棵树啊,所以先在森林内走走,把每一棵树看仔细后再决定。”这么说,学生好像似懂非懂地点头,其实,听得明白的,就知道我是变相地“反对”,只是说得非常“文艺”罢了。

后来,学生对我这个回应不以为然了,我开始又回应:“什么,你喜欢某某女生,嗯……站在你的立场,我赞成你去追她……”说到这里,学生们开始兴奋,变得聒噪又活跃,我才悠悠地回应:“但是站在她的立场,我也会建议她拒绝你!”学生这才议论纷纷说:“老师啊,你很残忍!”

唉,你看,我们作老师的就是如此!其实我每次都说,爱是很奇妙的东西,课堂需要它作为枯燥学习生涯的调剂,我每次都运用“某某爱某某”的特别关系来活络课堂气氛,学生每次都很受落,要是公开赞成他们恋爱,这又鼓励他们同时接受了许多不必要的烦恼,唉,想当一个尽职的老师还真矛盾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18-3-1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