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7日星期四

七月的恐惧










    告诉你七月来了,我不怕是假的。

       不是有一句话‘初生之犊不怕虎’,这句话是真的。我二十二岁以前对七月是有充裕的免疫力的。老人家说:“七月了,傍晚以后没事就别出去了!不然容易出怪事呀!”那时一听祖母说这类话,我嘴里应允着,其实暗地了不知笑了多少回。

       这些从前认为愚昧不堪的话,现在竟然变成我的圣旨。

       一接近七月,我心里开始毛毛的。虽然一向说“平时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惊”,但一到七月,我平时所有的勇气和胆敢,一下像泄气的汽球,萎缩得不成形。也不知为什么会胆小成这样,赳赳狮子变怕事猫咪,让妹妹笑话一整个月。

       风大把窗门吹得乒乒乓乓,我忧心忡忡地跑去门边窥探许久,心底默念十几遍佛号,阿弥陀佛你你你千万别现形呀,我不想看到你呀现在晚上睡觉连窗户也不敢打开,怕睡至半夜会有怪手伸进来,把睡在窗户旁的我摇醒。晚上夜驶也不敢走那条必经坟场的公路、不敢频频望后看……诚惶诚恐到连自己都快受不了,这个胆怯的煎熬有时不禁让我怀疑,究竟我从前的胆敢和果断,是不是在农历六月末端给路过的猫叼走了?

       昨夜上学校厕所的途中,走在既长又阴暗的走廊上我曾有一刻想折回头找个同伴壮胆,可那十几秒的恐惧最后让我硬生生压下来了,我呵,究竟是怕什么呀?

       后来我检讨反省,可能怕的就是电影常绘声绘色的那个形象——头发长长,面目铺满血迹,指爪弯长……她窝藏在厕所某个厕间哭泣,我到时是要去安慰还是拔腿就逃?

       我想我一定不会尖叫,我一定静悄悄地溜;据说灵体最厌恶尖叫声,一尖叫他们就集聚过来,呼朋唤友把你围拢。

       我现在最羡慕的是那些不相信世界存有第三空间的人,可以闲哉的笑渡人心惶惶的七月。

       而我惶恐至极也只可以用孔子所讲的‘敬鬼神而远之’的敬畏心,战战兢兢地等待七月的莅临和过渡。

唉,越老越怕死,不知讲的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2008旧作 :)

1 条评论:

试读篇《这个天敌有点怪》

        各位,还记得我是谁吗? 是的,我就是永远帅气迷人的小黑侠! 记起我了吧?如果你的记性再好一点,一定也还记得,我外表看起来虽然像一只一个月龄大的“袖珍黑猫”,但实际年龄绝对是比脸蛋年龄还要大得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