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6日星期三

身怀绝艺的老师



                                                                                想念已经离职的同事           




    我最怕被派去代课,尤其是到低年级班级代课。

       但怕归怕,还是免不了这职务,尤其近年尾很多老师被派出校监考各种考试,像我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可以为校贡献的,只有努力为那些去监考的老师代课。

       接到代课单,已经够让老师们烦躁了,但这种情况还不比接到“恶名远播”的班级的代课单来得头疼。这次我接到“老虎”老师带班的班级,每次吃饭听到老虎老师说“恨不得掐死他们”之言辞,总觉得老虎老师太残忍,这些学生顶多让人气煞,还没到让人染指“杀害”的可恶程度吧!

       原来,广东话有句谚语说“被针戳到才知道痛”,今天我终于见识这个班的顽皮,一进班代课我已经是一副超级“扑克牌”表情,哪知他们连三部曲也要我要求重复做。一开始嘻嘻哈哈,但他们究竟太疏忽了,小看了长得如白兔那样温驯的代课老师。我站着冷冷地看着这群小兔崽子们胡闹成一块儿,约莫三分钟长的时间,他们熙熙攘攘地相互闹打,不曾察觉这个时候站在面前的代课老师开始在脑中想尽整治他们的方法了。

       我真的太久不曾遇到需要绞尽脑汁捉弄学生的情况了。平时教高中生一直都是在赶课的状态,与高中孩子接触毕竟比较像是与成人相处的模式,以“互相尊重”为主;这一套若用在初中孩子身上简直是自讨苦吃,面对眼前五十几个稚嫩又顽皮的脸孔,我除了让他们不断重复做三部曲,还可以有什么整治人的伎俩呢?

       对了,学生最怕老师骂人,也许我可以讲几个让人震慑让人颤抖的骂词,然后就坐着用眼神控制班上纪律。但我毕竟是太久没有“磨剑”了,从前信口拈来骂人的词汇竟然想不起来,更甭说整治人的手段了!就如同事说的,要是天下有一种武功,可以不费一刀不耗力气,老师们一定竭尽所能且还不犹豫地去苦练,那就是用眼神杀人!

       这一刻我真恨不得身怀此绝艺!听说我不笑的时候,表情很是很可怕的(或是欠揍),再加上我严肃又冷峻的眼神——学生应该会害怕了吧?于是,我决定用超慢的语速来折磨他们,用极其犀利的眼神“鞭打”他们,用我非常的手段累死他们!

       我在白板上写了十个词汇,缓缓地告诉他们:“再吵再说话的话,我决定让你们做十个造句,没做完不准下课!”刹那我不费丝毫力气,不必丝毫犀利的眼神,大家霎时变得鸦雀无声。

是呀,难得正课老师请假,大家难得可以喘一口气,谁还想做作业呀?!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6-11-1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试读篇《这个天敌有点怪》

        各位,还记得我是谁吗? 是的,我就是永远帅气迷人的小黑侠! 记起我了吧?如果你的记性再好一点,一定也还记得,我外表看起来虽然像一只一个月龄大的“袖珍黑猫”,但实际年龄绝对是比脸蛋年龄还要大得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