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日星期一

馋死了




以前在广州暨南念研究时每星期都会上一次馆子,每次都会点这个鱼来吃,炸松鱼一上桌,大家都安静了,忙着你一筷我一筷专心地吃,吃饱我们一出馆子又找酸奶 来吃,吃饱就去逛联华,那种日子逍遥得自在得很,我记得有一次友人为了看卖魔术扑克牌的大叔玩把戏,我们陪他站了一个小时多,那种闲情啊~

逍遥的心情,是只有做学生的时候才有的,童鞋们,好好享受吧!你说读书苦,那是因为你还没工作;工作后,你就会说:“读书的时代最让人怀念!”相信我这个过来人吧

2 条评论:

  1. 我們都愛吃的松子魚,有伴最好,大夥兒可以一起吃。現在大家都忙,找個伴吃飯都難

    回复删除
  2. 好想吃这个!!!别沮丧啦,我们年尾去一趟啦

    回复删除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