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6日星期二

我家有个老顽童




换作十年前,我绝对不会相信,我老爸竟然会越老越卡通!老爸是老了,年纪是大了,但也变得越来越调皮,这是我们始料不及的,是属于意外的收获。

年轻时也许是因为做工辛苦的关系,他的脾气是超级臭的。晚上回来只要在他看报纸的时刻我们几母女说话稍微多一点,我们就要挨骂的。他通常不多话,但一说话就是喊住老婆儿女:“安静一点,我要听新闻!!”反正就是要几句话里面,把家里本来热闹的气氛弄得鸦雀无声,好让他安心听新闻。他通常不关心我们在学校遇到什么事,但国家的事他绝对一件也不想错过,每晚八点半的新闻没看他就是全身不自在。小时候我对他这个习惯非常有意见,觉得他这个人奇怪得很,一点也没认真记过他四个儿女的名字和年龄,你若问他国家领袖几岁,最近去过哪里他可以一一如数家珍得数给你听;但一旦问起他的儿女如今多大了,他看着你说:“自己几岁都不知道咩,还问我!”

但这些奇怪的习惯在近几年全翻筋斗了,年近耳顺之年的他开始跟我们笑嘻嘻的,有时想欺负他一下特地霸着电视机不让他看新闻,他也不生气,只是用讨糖果的语气跟我们撒娇,来给爸爸看一下新闻,若是真的坚持说我们要看戏,他也不愠不闹,乖乖地看他的报纸。这下子,大老虎一下子变老绵羊了,我有时甚至觉得岁月真是奇妙,让我活见宝了,看到老爸这么大的转变!

现在他这个样子,常常让我觉得家里住着的那个老家伙,不是我老爸了,而是《射雕英雄传》里的老顽童周伯通。买了某武打巨星代言的黑发精给他用,他洗了两天就神秘兮兮地抓住我问,女儿你看看我的头发怎样了?我傻傻丢了一眼,他捉狭地拨了一下头发,有没有变黑?我还没回过神来,他已经呵呵呵地笑个不停,好像得到老师嘉奖的小孩似的,笑得见牙不见眼。

有什么好笑呢?有时我真的受不了这个顽童般的老爸。看到麦当劳新汉堡广告,他看得两眼发直,转过头跟我说,好像很好吃的样子!目的很明确。我说不然我带你去吃,他说不如你打包回来给我啦。哼还要贪方便,我说不。他扁嘴,像个五岁的孩子,新年用来招待客人的糖果大半罐都藏到他的肚子里去了。有时我实在怀疑,他是不是早生了六十年,现在跟他对话,我觉得自己倒像他的长辈,我说话变得老气沉沉,他则愈活愈孩子气。

有时回头想想,觉得岁月真是一剂奇妙的催化剂,以前是我怕他,现在是他怕我生气,其实我老爸现在是我最疼爱的老孩子,只要吃到好吃的,就会想到买一些来哄他开心,一想到那个又馋嘴又任性的老家伙吃得满嘴都是零食屑的模样,不知为什么,心里就乐得很。

 ——————登于2009年《中国报》《绿频道》

3 条评论:

  1. 会不会是因为这样,宇欣姐姐之前的学生也觉得宇欣姐姐像学生多过老师?hahaha...

    回复删除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