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6日星期二

风靡全城的花露水





            你绝对没办法想象,广州夏季这里卖得最火的,并不是什么凉茶或蚊油之类的东东,而是香味泛滥的花露水。没错,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古龙水’。

            刚开始逛超市,我也觉得诧异,怎么架子上摆满蓝蓝青青的液体,那么剔透晶莹的颜色,包装这么讨好,左看右看又不是香水,那么大瓶!后来瞥见另一些摆在一起的——那种玻璃高长的古老包装,才惊觉那是花露水!

            哦什么,这个国家还流行花露水?!

            这东西又不像香水,香气可以持久,你喷一喷,不消几分钟,它的香味就无踪无迹,我估计没人想把它当香水用吧?可如果没人把当它香水用,那架子摆的几十种牌子几十种香味是卖给谁的?

            这让我百思莫解。我想起上两个月前的一件小事:一个同乡在超市抽奖抽到一支花露水的表情,好像吃到一颗柠檬那样:“花露水?!晕~”当时我们还取笑她::“这个,带回家给你奶奶用吧,说不定她会感激你

            是的,在我们观念里,花露水,那是久远时代的‘香水’;而那支花露水最后的下场,待我们取笑够后,同乡把它送给宿舍柜台的阿姨——因为实在没人要。同乡说,没想到阿姨还千谢万谢,说那是众花露水牌子中的高档货。我还记得当时自己就在内心偷想,其实管它是高档货或低档货,我们不用这个,它就什么价值也没有!

            之前也曾提到,广州的蚊虫猖狂得像强盗。到了炎夏的傍晚,我们几乎出不了门!有时散一个十几分钟步回来,裸露的大腿小腿都布满十几处大大小小蚊咬的红迹,让我们悔不当初;可又无计可施,难道天天带一罐显眼的蚊油到处射?夏日炎炎也不好穿着厚长的长裤,未被蚊子咬死也早就热死。

            可放眼一看,我们的中国同学却几乎天天穿着超短的热裤秀那纤细白嫩的长腿,让我们惊讶不已的不是那纤细的长腿,而是那白嫩肌肤!怎么一点也没被蚊子肆虐过的样子?反观我们的,却是红迹斑斑得惨不忍睹!难道蚊子也崇洋?认为外国进口的血液比较香甜?后来仔细看,中国女同学人手一小塑料瓶,左喷右喷的,一问之下才知晓是花露水。

            我还傻傻地问,喷这个干嘛?女同学睁大眼睛说:“驱蚊啊!”我的眼睛睁得更大,讶异:“花露水可驱蚊吗?”女同学说:“不驱蚊我还喷来干啥?”

            能驱蚊?一听见能驱蚊,我甚至忘了自己曾暗暗讥笑用花露水的人们,厚着脸皮跟女同学问详牌子与价钱,还不忘借来试喷!

后来的后来,我和一众同乡特地到超市选购花露水,站在架子前不厌其烦地一个牌子一个牌子试喷试闻。说真的,那一刻我实在不敢照镜子,也不敢转身看四周,仿佛一转身就会撞见站在不远处的自己——从前的那个自己,站在阴暗的角落,讥笑这些热衷选购‘廉价香水’的人们!

因为此刻我手中正紧握着一大支不到四元马币的花露水!

—————— 登于2010年《中国报》《绿频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