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8日星期三

小心“祸 ”从口出


    

    有个学生由于嗓子特别大,所以我封他为‘大声公’。这大声公‘嗓大胆小’,别看他平时一副大男人的模样,胆子和老鼠一样小。

       两个星期前带他们到瓜拉雪兰莪看萤火虫。旅舍的看顾人员早就规劝,过了午夜十二点不得喧哗,不然后果自负。我们都听明白了,这‘后果’词语背后的玄机,是避免惹怒我们看不到的‘众生’。这班小孩不知是亢奋过头,还是根本不相信‘众生’的存在,劝连带警告依旧我行我素;我说了好几次,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唠叨成老太婆,便放弃规劝的工作,索性眼不见为净,回房休息去了。

       旅舍是建在水上,夜晚特别多额外的声响;池内鱼浮到水面上透气的声音本来细微得让人忽略,在夜的宁静衬托下被扩大好几倍……我就在那阴暗的厕所听见一个女人叹息的声音,吓出一身鸡皮疙瘩。

       正准备入睡的当儿,有人来敲门了。是几个男学生,带着一脸惊恐的表情,其中一个还是带着鼻涕和眼泪,断断续续说,‘大声公  ’吓坏了!!

       我和同事赶到学生的房间,‘大声公  ’躺在床上用被单披着头,手脚颤个不停;唤他也没应,是一副吓坏的模样。我不知道他究竟看到了些什么,但当时也不方便问个清楚,这种事也就有些避忌,不方便在现场问个究竟。我想起小时候吓着了婆婆总是帮我安抚胸口,现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只好用婆婆这个‘安抚’的古老秘方,果然大约五分钟后,他慢慢安定下来了;手不抖了,被单也肯被我们卸下来了,半杯温开水下肚后,他愿意开口说话了。

       另外六个男生后来怎样也不愿意呆在原来的那间房间,闹到没办法了,我让他们搬到我们的房间打地铺,当时他们从‘鬼房’落跑出来的狼狈模样,让我笑话至今!七个体格不小的男生合挤在三个单人床褥,我还调侃式地问:“太挤了吧?”他们各自抓了一张被单,异口同声说“不会不会!”那一夜,他们都睡得香熟,可怜我和同事,整夜翻来覆去却难以入眠!

       翌日,‘大声公’告诉我,他在入睡时刻瞥见窗缝有一对眼睛瞪着他,那是一个小女孩的眼睛……而他很清楚,窗外就是池塘,普通人根本没办法站立在那儿!我笑着问,那你那晚有说过什么不应该说的话吗?他给我一个尴尬的微笑。我乘机出击:“就是啊,我还记得当时我还劝过你,要你小心自己的言辞!想不到这么快就看到后果了啊?  ”大声公那一天静悄悄的,半天都没说上五句话。

       而那一天,我觉得那一班小男生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若是要我具体形容,却又无法道出

_________________登于2008年《中国报》《绿频道》

3 条评论:

  1. 酱快就给他看到后果@@
    我参加学校华文学会的生活营的时候、学长学姐都说:"手电筒只准照着地下、如果你乱照、呵呵呵...你们知道的啦~"所以我们都不敢乱照@@
    呵呵呵....
    对了、卡片宇欣姐姐收到了没啊??@@
    上次那张~

    回复删除
  2. xiaoying:卡片还在出版社同事的手上.....不过,谢谢你哦^^

    回复删除
  3. 呵呵呵~
    那张是圣诞卡的说=3=
    不用客气^^

    回复删除

试读篇《这个天敌有点怪》

        各位,还记得我是谁吗? 是的,我就是永远帅气迷人的小黑侠! 记起我了吧?如果你的记性再好一点,一定也还记得,我外表看起来虽然像一只一个月龄大的“袖珍黑猫”,但实际年龄绝对是比脸蛋年龄还要大得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