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5日星期四

从这里开始……


我从这里开始……

写作好几年,今天终于有机会回到小学母校做书本的宣传活动。以前每次去不同的学校给小朋友或大朋友讲故事,心里就常常暗想,我什么时候有机会可以回到自己的母校给学弟学妹们讲故事呢?

今天终于回到当年12岁觉得“巨大”的礼堂前站着,顿时发现原来礼堂 并没有印象中那样巨大。原来记忆也会说谎噢~其实不是说谎啦,而是随着岁月的叠加,我已经从小不点长成了大人,那眼光也慢慢拉长而变得高远了一些些。

当年执教过我的老师现在只剩下一位,其他的不是转校就是已经退休了~眼看也就剩下我以前五六年级的班导师i郑老师,听说已经升级成“元老级”的老师……在做分享导读会的时候,负责老师跟小朋友介绍说,我是1994年小学毕业的,话毕我“不小心听到”小同学的抽冷空气的鼻音(啊喂,这个有必要吗),我知道那个表情的意思……

对啦,我就是23年前毕业的学姐>.<

其实我真的到了可以当他们父母的年纪啦!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还喊我“姐姐”!(不是我叫他们这么做的,而是他们自己愿意这样喊的~~~)

哈哈,这些都不是重点啦!!!

我告诉小同学说,我5年级时得到了人生第二个奖杯,这是一个我非常受到鼓舞的奖杯,是5年级全级作文比赛的第二名,我还记得当时的作文题目是“一个梦”,我写了一个恶梦,叙述很简单,但很幸运的被老师选上了并得到了亚军。


 也就是这个奖杯,让我以后对写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直到现在慢慢发展成志业,我要感谢的其实何止是当年选中我的作文去比赛的郑桂萍老师、还有我的中学语文老师林雄高老师、中国报编辑月璇姐姐、我的妈妈等等人!

这些人在我的写作开始那段岁月扮演着伯乐,给了我很多目标和方向——督促我、鼓励我、也推动着我向前走。

今天我在台前跟学弟学妹们讲着书本里的故事时,看到正在听故事的他们发亮发光的双眼时,我忽然想起当年年幼的自己,曾经每一天都在心底期待着上音乐老师——庄老师的节的时刻。导读会完毕后,我跑去问在母校执教的老师,庄老师还在学校执教吗?得到的答案是,庄老师已经退休了!

退休了?

这意味我没有机会亲口跟他道谢,他的故事曾经滋养年幼的我!

知道这个事实时,说真的有点小遗憾,但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因为毕业23年了,我从来不敢回母校看老师——一如我不敢回自己从前执教的学校看学生那样,我害怕分离的感伤和重逢的尴尬……就这样蹉跎了好多时光!

所以,我最终写了这一篇文章。

是用以文字感念老师们曾经的用心栽培,也感谢庄老师曾经用了很多好听的故事“喂养”我们对故事异常饥渴的大胃口!而我,今天也终于回到母校,用故事回报老师们曾经的滋养和灌溉。

谢谢你们,亲爱的老师们!

写了那么多,我发现,这一篇文章没有中心点!

啊~~~请原谅我的语无伦次!这纯粹是一篇流水帐!


我最近忙得平均一天只睡5小时左右,脑袋很不灵光了,好啦,写到这里,晚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从这里开始……

我从这里开始…… 写作好几年,今天终于有机会回到小学母校做书本的宣传活动。以前每次去不同的学校给小朋友或大朋友讲故事,心里就常常暗想,我什么时候有机会可以回到自己的母校给学弟学妹们讲故事呢? 今天终于回到当年12岁觉得“巨大”的礼堂前站着,顿时发现原来礼堂 并没有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