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3日星期六

礼物



图片摘自红蜻蜓出版社面子书





     上午十时多,教师办公室宾客沙发上坐着一个沉默的男生,我递过一颗巧克力给他,他接过了没有吃,只是攥在掌心中。

“我不是真的讨厌你,只是平时的上课时间短促,我只好用最快、但最让你讨厌的方式把你从神游中叫醒……”我缓缓说道,面对眼前这个快满十七岁,长得斯文又秀气的男生,我无奈又无计可施,大呼大叫已经让我觉得累。

他缓缓地点点头,在几秒的时间内忽然眼眶泛红,然后眼泪就流下来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这句话究竟哪一处掺杂了辣椒,让他“辣”出了眼泪,平时他可是对我在班上的大呼小叫毫不在意的。

“老师,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抹着眼泪,眼泪像个企图报复的家伙,他愈抹掉愈多。

我静静看着他,这个男生我今年教他第二年了,他的语文造诣很不错,作文写得很好,而且最难得他那颗心,总是说想把爱和亮光带给这个晦涩又冷漠的社会,他的作文总是让人觉得温暖,像下雪的夜晚那个总是火热的火炉,让人总是想多呆几分钟!他写的作文总让我想多看几眼,然后把里面温暖的句子一读再读,甚至背进心里放着,被他惹生气时拿出来念一念,然后气就会消了。

他平时一点都不坏,但就是平时上课老是打不起精神,不像其他同学一样精神奕奕地听课,他总是很多心事的样子……最让我抓狂的是,明明欠你一千几百样作业了,你让他补交作业,不必再费太多心思像把犹如雕琢在玉器的字写上来了,“你只需要花你五十巴仙的功力把欠交的作文写来交给我即可!听好,我只要你交上来,我不在乎你写得多好或多烂,你只要‘完成’就好!”

我是个没有耐性的老师,我只要他补交,再也不想他磨磨蹭蹭地花好几天的时间做一样不消一小时就可以完成的作业!这次我催收的是一首诗歌,他已经欠我一个多月了,我不想再给他作文零分,因为他根本不是有资格拿“零分”的家伙!

我太生气了,我竟然这样要求他——随意做,然后补交上来,不必花太多心机;我忘了自己从前也是个这样的家伙,我曾经因为一样美术作业,同一张图画画了六张画纸,上了六次水彩,画至深夜,然后因为不满意画好的成果,最后带着一对熊猫眼,空手去学校告诉老师我没办法交。

他还是没把作文交上来,原因是“还没写到一首满意的”,他低着头坐在我面前的沙发等待我发落。

我摆摆手让他回去,再也想不出要说什么。我累了,我需要沉淀。

第二天早上,一张作文稿纸静静地躺在我的办公室桌上。一看名字,是那个久违又让人歉疚的名字。诗歌的题目为“谢谢您”。

读完诗歌才揣测到昨日他流泪的原因。据说他已经做好被我骂得狗血淋头的心理准备了,哪知我不但没有骂他,还请他吃巧克力。

我把金灿灿的巧克力的包装纸拆开丢进口,心想这是我今年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生日快乐,赖老师!”诗歌末写道。




————————————————刊登于《少年月刊》 2014年12月

2 条评论: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