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星期一

擦灰尘的人











    曾几何时,我不再觉得自己是人类灵魂工程师了,更多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做清洁工的人。请不要笑,我是很严肃地表达内心的感慨的。

       前几天,一个很有魄力的同事静静地走到我的座位上,哭丧着脸对我说,她快没有教学动力了,我理解又心疼地点点头,然后说:“不要紧,甭管他们要不要学,我们尽了力就算没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

       年近期末考了,这些学生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难为我们这些“拉母猪上树”的人,每次都要吃力地收拢这些好玩的小孩的心思,把他们赶到最佳的学习状态。你们想象得到吗,拉母猪上树是一个如何艰难的任务?要拉一只母猪上树也就算了,死拖活拉吃尽奶力想尽办法弄上树就完事了;但问题是一个班不会只有一只“母猪”而已,要拉上树的,是一大班嗷嗷叫的“母猪群”!

       况且,在这“拉母猪上树”的过程,还不能出现“呲牙裂齿”的凶恶样,不然这些有个性的“母猪”还要投诉你太没有爱心。现在的学生对老师有莫高的要求,要求老师要“温柔,体贴,不能对他们说重话,无限地包容他们的过错”,更不公平的事还有,他们可以要求老师,老师却不能要求他们“时时保持在最佳的学习状态”,因为“他们很累”。我常常反驳他们,要不他们去求个菩萨来教他们吧,他们对老师的要求已经不是“人的要求”而是“对神的要求”。有些学生还更可爱,还缠着要你的联系方式,因为晚上回去想不起作业时,要“line”老师问作业。

       每每对于这些可爱又气愤的要求,我只是一笑而过。

一想到这些气人的小孩,我和同事们常常要在咖啡厅里狠狠地喝下几杯饮料,狂数他们才得以消气。他们在学校外已经胆大得不唤我们作老师了,而是大庭广众连名带姓直呼你,好像你是他们勾肩搭背的好朋友。

对于这同事的沮丧,我只有淡淡地安慰,别把自己想成老师,把自己想成最谦卑的清洁工吧!这年代,老师已经是最谦卑的职业了。

老师这工作,是在人性都蒙上一层薄薄的灰尘时,我们就是那个拿着臭抹布死命拭擦的人,且在这过程中,还有无限地忍受器具(学生)的埋怨和抗议:“你擦得太大力了!”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只要我们知道,将来这器具是会有发光发亮的一天,我们也就尽职了。

但这拭擦的过程实在太坎坷太累了,所以这一刻请不要叫我老师,我只是一个擦灰尘的清洁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2-10-13

2 条评论:

试读篇《这个天敌有点怪》

        各位,还记得我是谁吗? 是的,我就是永远帅气迷人的小黑侠! 记起我了吧?如果你的记性再好一点,一定也还记得,我外表看起来虽然像一只一个月龄大的“袖珍黑猫”,但实际年龄绝对是比脸蛋年龄还要大得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