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2日星期三

吃饭这回事








       吃饭这回事一直是我的烦恼。

人被设计成一天吃三餐的模式有时实在让人厌烦,尤其是要作“吃什么”的决定时。不知那些活到一百岁的人瑞对吃饭这回事会不会厌烦,或者那只是一件周而复始的动作,早就是机械性地操作,一点感觉也没有。

我每天都被这件事烦恼着,尤其是每天必须经历三次选择和下决定,早餐、午餐、晚餐是跑不掉的,有时还要外加决定吃“下午茶”。曾经一度我还为了不作无谓的挣扎而指定同一种食物,连续吃了一个星期后,我们那娇生惯养的胃口终究会抗议的,最后又衍生了“要吃什么”的烦恼。

有时我真想效法餐厅制定套餐的做法,每一天根据“星期几”来决定吃什么,但我终究做不到那么机械性地吃法,所以最后还免不了掉入“吃什么才好”的深渊。独自一个人吃饭的选择很受限制,我每天来来回回几家饭店或摊子轮流吃,吃到后来几乎吃出了倦怠感,这时候就会想起一个朋友的感叹:“世界上有没有一种发明,我们吃一个胶囊就饱了,不必为了吃饭而纠结千百回。”第一次听到朋友这么说时,我还真大大地吃惊,那时吃饭对我来说还不至于那么让人厌烦。

有时我在想,究竟是吃饭这回事让我厌烦,还是选择“吃什么”这回事让我厌烦?认真地想想以后发现是后者。如今我厌烦作出选择的程度,现在甚至到了乐于“被安排“的程度,最好什么都不必想,每天去领一个饭盒,饭盒有什么就吃什么。

独自一人在外久了真的很想念妈妈的饭菜,以前常常埋怨妈妈总是煮同样的菜色,却不曾为烹煮的人想过,想菜色这回事也不容易,如今我单单决定每一餐“吃什么”都这么纠结,可想而知,每天要决定煮什么那肯定是比“吃什么”更纠结千百倍,这种感觉如同在家的小孩大吼大囔要自主和自由,但有了过多的自主权时,又怀念起“被安排”的方便,我现在就是这种被宠坏的“小孩”。

唉,不知妈妈看到这篇文章时有何感想?肯定是在心底狂笑不已。唉!


————————刊登于中国报 绿频道 22-5-1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