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0日星期五

我体育科补习“老师”



我有个天天想跟我谈体育新闻的学生,奇怪吧?

他一星期来三个早晨,给我补习,但就是只希望跟我谈体育新闻的话题,我每次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听他“李宗伟、钦华、道菲、古陈”等人一个个地讲评,从汤尤杯到亚洲锦标公开赛,一个一个比赛慢慢听,有时我真是怀疑,他是来给我补习的,不是我给他补习的......

哎,我家的报纸体育版就只有他来补习了,才变成珍宝的(他专用),还不打紧,有时他甚至还掏出笔记本专心细致地做“赛情笔记”,够逗的吧!
 

每回他滔滔不绝地分析赛情给我听,哎,那一刻换我不专心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