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6日星期日

坏儿子



我离开执教的独中前,曾经做了两个多月的代班主任,遇到了一班又可爱又让人抓狂的学生。
其中一个就是我口中的“坏儿子”adam,每一天他总有办法,非要把我气得拿起藤条扫他几下,他就是看到藤条了,还是要把那几句气死你的话讲完才甘愿。

可他真的很有性格,也很惹人讨厌;你请他帮忙。好言地请他还不肯帮你做,非要你想破口大骂的时候,他才说:“好啦,好啦!我现在就去做”,常常看到我要发飙的时候,他 才慢条斯理地说:“我这不就去做了咯”

我每次一进班看到他那张扑克脸,是真的想一个拳头飞过去。不过,要是哪一天他没来了,我又不习惯,觉得班上特别静,甚至有点想念他了。

这个坏儿子,特别有意思,有一次我被他们班气到流眼泪了,他竟然跑来说:“老师,你别哭了啦,我们听话就是了!”还拿了一张纸巾给我。

哎,这个死小子!
还真会拿人家的心!

有时有什么事情要拜托他,他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说得再好,他也是懒懒的一句 “看先啦!!”
但我就知道,他还是会暗中帮你去做。
帮忙了还不承认,还是一副欠揍的样子,从不邀功。

这坏儿子!

我现在还真想念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