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1日星期二

新年前的喃喃自语



    

                               
                                注明:照片取自网络



    天知道这几天我有多勤劳!

       勤劳得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几天一吃饱,我就努力坐在书桌前,等待灵感降临。

       大家也许不知道,我现在住的地方因为是租的,房内没有一个适宜写作的地方,所以每次写稿,我都要专程地出门,找个安静的咖啡厅,找个人不多的角落坐下来,然后专心地游览面子书,安分地等待写作灵感大驾光临。

        不知为什么,这几天不论怎么努力,写作的细胞就是提不起劲,好像那种久不发动的车子,费了好大地劲也发不起来,我以为,这是因为我还没吃甜品的关系,吃饱就纵容自己吃一个甜品吧!

       于是,我把服务员叫了过来,点了一杯咖啡,叫了咖也面包,用了超慢的速度吃面包喝咖啡,边吃边等写作灵感“on the way”狂奔到我面前……奈何我终究是个天真又烂漫的语文老师,这么痴痴等待了好几天,天天准时来咖啡厅报道,总是等不到那迟迟不来的灵感。


    我有些羞愧,想起平时总是用非常高压手段压迫学生在短短的两节课把作文写出来,然后要敲铃后马上交上……现在我终于尝到苦果了!

       当然,在这里我必须声明,编辑姐姐比起我这个冷面又无情的语文老师可温柔多了!

       这几天上班我一直揣揣不安,每次想到,我答应了编辑姐姐这两天交稿,但一个字都还没“生”出来,那种焦急呀,就和憋了一个星期还闹便秘的心情是一样的——又苦又急,但又不敢到处跟人家说!

       是呀,难道到处跟人家说,赖老师还欠编辑姐姐一篇“作文”么?学生知道了准要调侃“老师你也有写不出作文的时候呀”,同事知道了或要翻白眼“谁让你写稿,你的正职不是教书育人么”,所以,现在知道了吧,写不出稿的我是多么可怜呀!

       唉,我还是多写几句我努力等待灵感的夜晚吧,好博一下编辑姐姐的同情。

       这几天我坐了一生来最久的冷凳子,专心地在电脑前对着空白文字档,文字档都开了大概三个小时,一直是打了题目开了头,然后又删掉……这个动作重复了好多次。

       我的头发乱了。我的思绪散了。我觉得有点冷了。我嗅到很多二手烟。

       这是这几晚坐在路边咖啡厅打稿的遭遇,我把这个错误归咎于北风,因为新年快到了,北风吹得有些凶。

       北风,对不起呀,这次你就当一次冤大头,谁叫我姓赖呀!嘻嘻!

       祝大家新春快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六月的苦闷

进入六月,我开始发觉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首先,我发现自己变得懒得说话,跟朋友通讯总是用最短的话回应,如果可以,干脆给个表情包敷衍了事,耐性很有限。 我已经写完了第七本中篇小说,然后身体就开始不舒服了。 首先,不知哪一处有说不出由来的酸痛:后背,颈项,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