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

悼友人——在人间消失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们会怀念我吗?”

       一个月前,友人阿新在面子书写了一个这样的状态。我翻看阿新写的这些记录,看见当时的朋友们开玩笑地回复说:“不会”、“别臭美”等类似调侃的话语。没想到一个月后,这句话却一语成谶,他果然永远让我们只有怀念他的份儿了。

       友人告诉我这件事时,我还不敢相信,上网查看,原来消息是真的。第一个感觉愕然,往日同窗的回忆却不需要从记忆深层的脑皱褶里翻出,它像一颗颗不耐烦的青春痘,一夜之间全部冒出头来。

       他一直以来很淘气,至少小学时候的他是这个模样。老师们对他是又爱又恨的。他的学习不错,似乎不必费什么力气念书就可以考得很好,念小学的时候常常是在三甲以内的,而且每次赢了一些免费牛奶之类的礼物他都不要,请老师分给其他同学。他有一个小我们一两岁的妹妹,每个下课来找哥哥,哥哥都说她很烦,我们见她妹妹长得可爱又乖巧,对她很是喜爱,后来妹妹干脆找我们玩,都不找哥哥了,他每次看见妹妹来就假装生气,然后躲在一旁看我们和他妹妹玩,嘴角带着笑。小时候,看到这个画面我很是不明白,只觉得他性格怪戾。

       上了中学后,他更显出了不爱读书的本性,每次上课不知溜到哪儿去,同学打架准有他的份儿,一副江湖大佬的样子,但他有一个好,对女同学总是很和气,求什么帮忙都一律没问题,这也是女同学们爱戴他的原因。我记得他那副痞子又赖皮的模样,每次训导老师寻来,他总是因为同学的帮忙很侥幸地逃跑了,而我们总是偷偷替他捏了一把冷汗。这样的一个顽皮鬼,谁想到中学毕业后他是朋友当中最快靠自己实力买了一辆车,爬到经理位置的那一位?

       毕业后,大家分道扬镳,读书的读书,做工的做工,结婚的就结婚去了。好久都没看到他了。我记得最后看到他是在一个食宴上,他点着烟不抽,大家都揶揄他说只有他过得最好,因为那时我们都还未大学毕业,没有经济能力,只有他驾着大车来,他一副忧郁又沧桑的样子说:“你们不知道呵,你们才是最让人羡慕的。”

       昨天知道了他的死讯,不知为什么,他这句话又从脑海“嘣”了出来,当然还有他那个神秘的笑靥————每次为一众同学翻墙出校外打包饭,又轻巧地翻墙而入,带着几班人三十几包饭进来的样子,然后看着一众同学吃饱饭满足地打嗝,他依旧是那副嘴角带着笑的模样。

       那晚,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致第二天早上让人发现躺在店屋前的五脚基?他的死因众说纷纭……一如他生前的潇洒,猜吧猜吧,任凭你怎么猜,你高兴就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刊登于 中国报 绿频道20-8-13

2 条评论:

试读篇《这个天敌有点怪》

        各位,还记得我是谁吗? 是的,我就是永远帅气迷人的小黑侠! 记起我了吧?如果你的记性再好一点,一定也还记得,我外表看起来虽然像一只一个月龄大的“袖珍黑猫”,但实际年龄绝对是比脸蛋年龄还要大得多的! ...